阅读历史
换源:

妈妈们的性奴之路 4(绿母,调教)

作品:妈妈的性奴之路|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分类:精品小说|更新:2019-08-21 22:56:36|下载:妈妈的性奴之路TXT下载
  妈妈们的性奴之路4(绿母,调教)

  上回说到:在我化身强盗强姦妈妈之后,齐铭,燕泽,楚焦三人,按计划对妈妈进行了凌辱和调教,妈妈的小穴和肛门都被开发,蹂躏,浑身上下的洞洞都被少年的阳具填满了一遍又一遍…………

  邱伟的妈妈篇(4)

  三个人把妈妈按在床上,从下午5点一直干到晚上8点左右,妈妈的双手被绑了有松,鬆了又绑,身体也被绑成各种SM母猪的样子。

  小穴裡,屁眼裡,嘴裡,都被少年们射了不知多少次精液。妈妈的双乳不断变大,衹是一下午的时间,在秘製增乳春药的作用下,已经从D罩杯变成了现在的E罩杯。乳头也比以前更大,乳晕也大了一圈。

  其实妈妈不是道,她的乳房裡现在已经存了够4个人喝的人奶了!

  不知射了多少次,齐铭的小弟弟终于弹尽,软了下来。他拔出了自己的阳具。

  然后喘着粗气,坐在地上。床上的这个被肛奸的女人,身体似乎已经麻木失去了知觉,仍保持着跪地翘臀的姿势,屁眼处都流出了粘稠的精液。红肿起来的菊花蕾,代表着我们奸母小组对妈妈后庭的征服!

  肛门被内射的母亲,虚弱的趴在床上,齐铭依然骑在她的背上,双手环绕过妈妈的嵴背,蹂躏着那对白花花的大奶子。

  “唔……唔……”妈妈早已神志不清了,她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肛门还能容下少年巨大的阳具,在妈妈的概念裡,肛门衹是用来排泄的……

  “竟然……竟然……”

  妈妈心裡和身体都受尽了屈辱,身为女人,下体的两个洞都被轮姦。最可怕的是,少年对自己肛门的冲击已经慢慢的从疼痛转化成了快感,有时候,甚至比小穴裡的快感还要强烈!

  “妈妈……哦……妈妈……”

  我在阳台窗户外面看着这长达三个小时的轮姦调教,妈妈浑身上下的洞都被操了。我竟然兴奋的流了鼻血!

  “啊……我不行了!啊……”

  燕泽射完了他今天的最后滴精液,他躺在床上,妈妈则趴在他的身上,燕泽的阳具依然深深的插着妈妈的小穴。

  “啊……啊……射了……射了……”

  楚焦也大吼一声,一阵乱射!他则是跪在妈妈身后,插着她的屁眼,这一招“双龙戏两穴”,几乎同时在妈妈的小穴和屁眼裡射精,妈妈下体的两个淫洞同时高潮了!

  “我也射了!操,阿姨,你别光顾着你享受了!赶紧给我舔呀!”

  齐铭愤怒这用大鸡吧插着妈妈的小嘴。

  “唔……唔……唔……”

  妈妈双眼留着泪水,嘴裡塞满了少年的肉棒,根本说不出话……最后齐铭终于在妈妈的嘴裡射了精,完成了最后一次口爆。

  房间裡的四个人都已经瘫软在了床上,一副淫靡的景象引入我眼帘。我清清楚楚的看到,妈妈双眼迷离,面色潮红,泪水佈满了双脸。浑身上下都是精液,甚至精液还从小穴和屁眼裡还不停的流出来,弄的床上到处都是。

  结束了,终于结束了。一场彻底的凌辱,彻底的轮姦,终于在妈妈体力透支的最后一刻停止了……

  “操,这三个小子真狠,他妈的,早晚让你们都加倍还清!”

  我心理不停的想着,迷迷煳煳的下了楼,回到客厅,等着那三个溷蛋下来。

  就在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铃铃……铃铃……铃铃……”

  原来是手机响了,我赶忙四处寻找声音来源。最后在燕泽的背包裡找到了他的手机。上面来电显示的是“老妈”。

  我突然来了灵感,赶忙拿出自己的手机记下了这个母亲的手机号。

  “真爽啊,各位,今天绝对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国庆真没白过!祖国万岁万万岁!”

  燕泽已经爽的不知所从了,大叫着就第一个下了楼。我赶忙吧手机放回到他的背包裡。装模作样的坐在沙发上。

  “呵呵,经历了这一次调教,以后这个女人就好摆弄了。”

  “嗯,恩。兄弟们茶馀饭后有的是消遣了,哈哈哈哈!”

  三个人有说有笑的来到一楼客厅,衹留了全身赤裸的、半昏迷的妈妈在楼上的卧室裡。

  “你们爽完了?”

  “嗯,让你小子去买饭,你买哪去了?”

  齐铭说到。

  “买你大爷!今天肯德基没有送外卖的,送外卖的回家过节去了!”

  “那你让我们吃什么?”

  “没事,让楼上的性奴给我们在家做不就行了?”

  “我妈都让你们给玩残了吧,还怎么做饭啊?”

  “呵呵,小伟,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临下楼的时候又给你妈喂了一粒春药,保证半个小时她体力就能恢复,你今晚还能再弄几炮都没关係!”

  “我草!我有关係,我都虚了,还弄个鸡巴啊!”

  我骂着,心裡想着,他妈的这小子真狠,竟然还让我妈吃药,万一有什么副作用可就麻烦了。

  事实跟我想的一样,这种强力春药正是控制我妈身体甚至控制思想的利器。

  “你一会儿上楼去叫你妈,就说家裡有客人,让她下来做晚饭。”

  “行不行啊,可别累着我妈了。”

  “你小子装什么孝顺啊,我这是有目的的,我们要在你的面前凌辱你妈,让她心裡彻底垮掉,到时候你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我操,你们把握大不大啊?可别玩过了啊。”

  “你放心吧,我都想好了,到时候你可得装的像一点,别让你妈看出破绽了。”

  我半信半疑的点着头,心想,一会儿他们三个准备怎么玩弄我妈啊……

  我们喝着啤酒吸着烟,不一会儿半个小时就到了。

  “小伟,上楼叫你妈吧,让她下来给客人做饭。”

  我答应了一声,起身上楼来到我妈的卧室门口,门是关着的,我敲了敲门。

  “妈妈,妈妈,你在不在啊?”

  我心想,不知道妈妈弄乾淨身体了没。现在可不能进去。

  “妈妈,妈妈,你干嘛呢啊?”

  过了不大一会儿,裡面传来了回话声。

  “小,小伟吗?你怎么回来了?妈妈正洗澡呢,一会儿就出去啊。”

  我一听,妈妈果然起来了,看来齐铭的药还挺管用的嘛。

  “哦,家裡来客人了,是我的几个同学,说晚上在咱家吃饭。”

  我向裡面喊道。

  “哦?同学?好啊,你先跟他们玩一会儿,妈妈马上就下楼给你们做饭吃啊。”

  虽然不明显,但我还是听出了妈妈的话音比较虚弱。

  我下了楼,向齐铭他们点了点头,表示计划顺利。

  “怎么样,你妈醒了吧。”

  “嗯,正洗澡呢,马上就下来了。”我说道。

  过了几分钟,妈妈穿着睡衣下楼了,是那种比较朴素的丝质睡衣。刚洗完的头髮在头盘着,双峰挺立,白白的乳沟露在领子外面,奶子显然比以前大了许多。

  齐铭这药真是管用啊。妈妈的身体基本看不出有什么疲惫了。

  “妈,你下来了!”

  “阿姨好!”齐铭他们看到妈妈下了楼,赶忙起身行礼。

  妈妈看到那三个人,先是突然一惊,然后马上又平静下来,这种微小的细节不注意根本看不出来。

  “小伟,这是?”

  “哦,这是我的三个好哥们儿,我回来的时候正好遇见他们,就请他们来咱家吃晚饭了。”

  “恩恩,阿姨的手艺我们早就想尝尝了。”

  燕泽调皮的对妈妈说。

  “哦……那你们等一下吧。小伟,你来,帮妈妈拿个东西。”

  我看了看三个兄弟,偷偷笑了笑,就跟着妈妈进了厨房。我加的厨房是欧式的,在厨房和客厅开了一面半人高的窗户,在客厅就能看到厨房裡做饭的情景。

  “妈妈,什么事啊?”

  我站在妈妈面前,眼睛打量着这位被我们凌辱了一下午的母奴,衹是妈妈还不知道她的身份。

  “没什么事,衹是好奇,你怎么跟他们玩在一起的?”

  我盯着妈妈的乳沟一直看,哈喇子都流出来了。妈妈气色真的比之前还要好啊!

  “哦哦……那个,我们是同学,以前一起玩过,今天又见他们了。”

  我不敢说的太多,怕说漏了。

  “哦,你去玩吧,做好饭了我叫你们……”

  妈妈心裡想着,这三个恶魔到底想要干什么?玩弄完我竟然还敢到我家找我儿子,看我不报警抓你们!结果又一想,不行,他们一定有什么阴谋,可一定不能伤害到我家小伟啊。妈妈还在为我着想。

  我回到客厅,跟他们说了我妈对我说的话。他们都乐得不行。

  “小子,你挺机灵的啊,有前途,哈哈,有前途!”

  燕泽小声说到。

  楚焦看了看我,说到。

  “行了,下一步计划开始吧,小伟,你就在客厅坐着看电视,看看你妈的表演吧!”

  我嚥了口吐沫,深深的坐在沙发裡。等待着表演时刻的到来。

  这时候,齐铭和楚焦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厨房,看来这两个人准备一起调教在厨房的妈妈。不一会儿,厨房就传来了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还有一些争斗的声音。

  “美人儿,你放明白点,我们都是亡命徒,小心你一家子的性命!”

  “我……你们要的我都给你们了,你们别伤害我小伟……唔……”

  “那也可以,不过你得配合一下,嘻嘻!”

  “我配合,你们别让小伟看到就行!”

  美熟妇心想,已经被你们强姦了,就算死了也不能让小伟知道这件事!

  齐铭把妈妈的睡裙慢慢的掀了起来,用手摸着妈妈的大屁股,还不时地在她的肛门处和小穴处滑动。弄的妈妈屁股一扭一扭的,好不自在!妈妈下体的毛之前就被齐铭刮掉了,现在白虎妈妈的小穴正在被少年抚摸,淫水一下子就出来了。

  楚焦也没閒着,他从妈妈身后偷袭妈妈的双乳,那一对被催乳药催成E罩杯的大乳房,在楚焦手中不停的揉弄,白肉都从手指缝中挤了出来。妈妈的奶水也流出来了!

  这时,他俩把妈妈弄到了厨房和客厅开窗的地方,好让我看到妈妈,他俩则是一个在妈妈裙子底下抠弄这她的小穴和屁眼,一个在妈妈后面抓弄这妈妈的大奶子。

  妈妈的小内裤都被弄成了丁字裤,一条白线卡在妈妈的小穴和屁眼裡。这时我还在不停的跟妈妈说话,妈妈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回答的语无伦次的。弄的我真想笑。

  这是齐铭把脸整个的陷入妈妈的大屁股裡,舌头和鼻子不停的在小穴和屁眼裡摩擦,双手也不停的抓着两个打屁股。楚焦则是吧果汁倒在妈妈的屁股和大腿上,然后舔乾淨。

  “屁股翘高一点!”

  齐铭威胁到。

  妈妈尽力的噘着屁股,整个身条成了一个S型。齐铭把早已硬的不行的肉棒掏了出来,在妈妈的屁股上摩擦着。妈妈的小穴裡和屁眼裡都是淫水。

  “嗯,刚刚好。自己动,快点!”

  “我,我做不到!”

  妈妈顽强的抵抗这。

  说着,齐铭已经从后面把肉棒插进妈妈的小穴裡了。

  “快点动!激烈一点的动,想结束就快点动!”

  “唔……顶到了……啊……”

  花心被不停的顶着,妈妈马上就要洩了。

  “想要精液吧,说啊?要不我就一直操下去!”

  妈妈已经耻辱到了极点,她害怕在客厅看电视的我发现自己淫荡的一面。于是,小声的对齐铭说:

  “请你快一点……快一点射进来吧……”

  刚说完,一股热流从妈妈的小穴裡传来,一直传到整个淫荡的身体。

  我看到妈妈面色潮红,牙齿咬着下嘴唇,皱着眉,侧低着头,身体不停的扭动着。想要躲避两个人的魔爪。

  “啊……不好,要高潮了!……”

  妈妈心中暗叫不好。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突然,我衹见妈妈身体一绷直。

  “啊…………”

  妈妈竟然叫出声来了!

  “妈妈,你怎么了?烫着了?”

  “嗯,是啊是啊,不小心烫着了。”

  “用我去帮你不用啊?”

  我故意说道。

  “啊,不用了小伟,你陪同学玩吧。”

  呵呵,我的两个同学正在玩你呢,我怎么陪他们玩啊,难道跟他们一起玩你不成?我心理暗笑妈妈的愚昧。被儿子整成这样,竟然还毫不知情!

  “小伟,你先上楼写作业吧,妈妈一会儿检查!”

  “哦,好吧。”

  我心想,敢拿架子压我,一会儿看我用身子压死你!。哼!

  我显得很不高兴,噘着嘴就上楼了,妈妈看到了也毫无办法,因为她自己正在被两个少年弄的高潮连连。

  “呵呵,阿姨,你让你儿子上楼干嘛啊,难道想好好跟我们玩玩不成?”

  “你们放过我吧,我给你们钱……”

  妈妈绝望的说到。她明知道答桉,可是还是不断的尝试,希望奇迹出现。

  “不用了,你就再陪我们玩一玩吧。”

  说着,两个人架着妈妈就到了客厅。他们三个人把妈妈按在桌子上,双腿叉开,然后用手使劲的操弄这妈妈的小穴和屁眼。

  “啊!啊!啊!啊!”

  妈妈尽量的小声,可还是叫出来了。

  我就在楼梯的拐角处,探着头看着这一幕淫靡的景象。我看到妈妈的淫水不停的喷射出来,弄的两米以外的地上都是。

  “哇,阿姨你好能喷啊,你看你喷的多远啊!哈哈!”

  燕泽不停的侮辱着妈妈,想让她早一点崩溃掉。

  咣当!!!

  一声清脆的响声从我的脚边响起。我操,不好,我把花盆踢到了!

  这时,客厅内的四个人都看到了我,包括高潮中的妈妈。

  完了,我操,我不知所措的站在那裡,眼睛看着其他三个兄弟,心想:巴神,你赶紧想办法啊!我的未来就靠你了啊!

  我正慌的时候,衹见楚焦巴神附体,一个箭步就冲我过来了,紧接着抓着我的领子,直接就把我给扔到了客厅的地板上。

  我被甩的七荤八素的,刚站起来,楚焦一把拉住我的脖领子,啪啪的就给了我两耳光,打得我直冒金星!

  这时的妈妈正赤裸的下体,叉着腿被齐铭和燕泽按在桌子上,淫液顺着桌子流了一地。

  我终于清醒了,也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了。唉,还是楚焦有办法啊,救了我一命啊,他要不出此下策,当时那关我还真过不了!

  我趁乱凑到楚焦耳朵边上,小声说道;

  “他妈的,我操。你手真狠啊!打得我嘴角都出血了,日!”

  “唉,兄弟,你杂就没隐藏好呢,要不是我脑子转的快,我们就全完了啊。”

  我想也是,谁让我不小心呢。楚焦接着说道。

  “一会儿你听我的,我让你妈彻底沦为性奴。以后你在家对你妈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你们快点放了小伟,你们快点放了小伟,小伟!你快点跑,别管妈妈!快跑!”

  啪啪!楚焦又给了妈妈两耳光,说到:

  “骚货,你喊什么喊!你儿子正看你淫水流了一地呢!”

  妈妈被他打的几乎昏了过去。衹是流着眼泪,不停的扭动这满是淫水的下体。

  “他妈的,龟儿子,过来!”

  楚焦拉着我的头髮,把我按在妈妈的胯下。

  “给我舔,你们母子俩想活命的话就听我的。现在龟儿子把你妈妈弄高潮,要不我就剁掉你一个手指头!”

  楚焦说着就从腰间拿出了一把小刀,向我不停的比划着。

  “妈妈,妈妈!救我啊,呜呜呜呜……”

  我故意装怂。

  “骚货,赶快让你儿子舔你的逼!要不我削他一衹耳朵!”

  楚焦大吼道。

  “小伟,来舔妈妈的……下面……恩,啊……”

  妈妈呻吟着对我说着话。

  “小伟不要害怕,妈妈不会怪你的。”

  “好……好的。”我回答道。

  “衹有这样才能活命,知道吗!?”

  燕泽也冲我喊道。

  燕泽把妈妈翻了过来,让她像母狗一样跪爬在桌子上,让小穴和屁眼冲着我的脸。

  “那……我要开始了,妈妈……”

  妈妈不说话,衹激烈的扭动着,不过燕泽和齐铭死死的按着她,一动也不动。

  “现在就让你儿子用按摩器来挑战一下你的小穴吧!”

  楚焦继续说。

  “如果你高潮了,那就说明你天生是一个有淫荡天性的女人。”

  因为背对着我,妈妈看不到我得意的样子!哈哈,终于要成功了!让我来摧毁她吧!

  我把按摩器放在妈妈小穴处,打开开关,伴随着激起淫水的声音,按摩器嗡嗡的响了起来……

  “恩……恩……怎么会这样,这按摩器太厉害了,我的屁股都开始麻木了……”

  妈妈心裡想到。

  “你们记得你们刚才所说的话把,一会儿要放了小伟和我!”

  妈妈还在反抗着。

  “龟儿子,吧按摩器的档位跳到“强”的位置!”

  楚焦对我大叫着。操至于吗,你要拿金马奖男主角啊!

  “喂!等一……”

  妈妈还没说完,就啊啊啊的叫个不停了!

  “嘻嘻嘻嘻,阿姨,小伟的按摩器震动的你的阴蒂应该很爽吧!”

  怎么会这样,刚刚阴蒂就像触电了一样。妈妈心裡念叨着。

  “你的乳房都已经相当激情了!”

  燕泽挤着妈妈的奶水,用嘴吸着妈妈的乳头,一阵电流从妈妈的乳头传出。

  妈妈顿时就受不了了。

  “一点都不舒服,一点都不……”

  看来妈妈倔强的很啊!

  “你可不许在你儿在面前说谎哦…”

  我能感觉到,妈妈的小穴明显已经达到快崩溃的状态了。很快她就会被这种绝顶的兴奋所击败,即使让她高潮的是她的亲生儿子。

  妈妈衹感到一股电流一直在她的阴道和乳房间穿梭。这就是女人绝顶的兴奋吗?这是我在我丈夫身上从没得到过的感觉!

  妈妈精神上已经快崩溃了!

  妈妈心裡激烈的活动着:

  “这种神奇的感觉我还是第一次,这些男孩比我小那么多,而我的儿子也拿着按摩器玩弄我的身体。我内心深处的渴望也被他们慢慢的掘出来。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女人绝顶的兴奋”吗?”

  妈妈即将崩溃!还之差一步!

  “很爽吗,阿姨?你看上去快要喷射了吧?你的小穴正在不停的喷射这爱液。

  淫荡的液体哦…”

  “这不可以,我居然被儿子挑逗成这样!不行……”

  “我的阴道的确有液体涌出,我淫荡的液体喷出来了!”

  “啊!!!!!!!!!!!”

  衹见妈妈一声尖叫,淫液从下体喷涌而出,喷了我满身满脸都是。妈妈趴在桌子上,浑身是汗,屁股上的汗珠都流到了地上。

  燕泽把洩了身的妈妈拉了起来,让她的脸冲着我,衹见妈妈满脸的淫靡,嘴唇也失去了血色。妈妈是一个在我面前必须得保持母亲的仪容状态的女人。但她也是个慾求不满的女人。我看到妈妈在被拉起来的时候,她在用手摩擦自己的小穴,真是太可悲了!

  “阿伟,你看到你妈妈一脸的母猪样了吗?你妈妈对你的震动技术相当满意哦!”

  楚焦对已经失魂的妈妈说道。

  “骚货你快站起来,别在自摸了,这种重活还是让我来做吧!”

  “求求你放了我吧……”

  妈妈哀求道。

  齐铭可不管那么多,他让妈妈站立着,然后把手放在妈妈的小穴上,食指和无名指扣紧妈妈的阴道,大力的晃动着手臂和手指。

  “如果你真的不想做可以拒绝我哦!”

  “小伟快看啊,你妈妈太棒了!小穴完全湿透了喔!”

  妈妈内心深处的声音:

  “不可以!不可以在儿子面前……但是那感觉真的好舒服,少年的手指弄的我好舒服,对不起,小伟。妈妈就要被……弄到高潮了。即使你在我面前我也想要高潮!”

  妈妈张开了嘴,喊了出来。我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她的喊叫,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叫喊,那是发自内心的喊叫。那是一个女人被万般调教的结果……

  “高潮啦……我要……高潮……”

  妈妈……你终于说出口了……沦为我的性奴吧,在家裡为我淫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