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浮生六戏之富二代野战海航乘务长

作品:浮生六戏-全集|作者:金银妖瞳|分类:精品小说|更新:2019-08-21 22:56:41|下载:浮生六戏-全集TXT下载
  东南国际机场的大厅里,我有些焦急地等在安检出口外面,电子大屏幕上显示我的新女友蓝灵雨所在的海龙航空航班早在半个小时前就已经降落了,按理说乘务人员是会提早出关的,但是现在航班的乘客都出来了不少,却不见灵雨的影子。

  好容易等到一个身穿海航制服的空姐走出安检口,我一看有点眼熟,忙走过去问她知不知道蓝灵雨还要多久才能出来。

  那个空姐显然认识我,吐了吐舌头,跟我说灵雨这段时间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整天心不在焉的,这次航班上又出了几个岔子,这刚一下飞机,就让乘务长给拉到办公室里训话呢。

  我忙让那个空姐带我到办公室去,那空姐吓了一跳,忙摇头说不行,乘务长现在正在火头上,要是让她知道自己带外人去办公室,自己肯定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我问她这次航班的乘务长是谁?那空姐告诉我,是肖秋月。

  说起这个肖秋月,我早就认识了。

  海龙航空一向有每年春季到我担任董事长的模特公司招聘空姐的传统,这几年的空姐招聘,肖秋月都是主要的把关人。

  我的公司里有不少有了一定年纪的模特,她们中想转行做空姐的不在少数,毕竟比起只能吃青春饭、收入极不稳定的模特儿行业来说,做空姐不仅收入稳定,而且只要愿意,可以一直做到四十多岁。

  而这些模特们的空姐梦能否实现,关键就在于肖秋月的一句话了。

  根据以前加入海龙航空的模特们的说法,这个乘务长为人挑剔,在选拨时异常严格,哪怕是你能通过考验成为空姐,她在工作时也是脾气极大,很难相处。

  我因为公司公关的需要跟她也接触过几次,在几场公务饭局里面和她聊了几次,对她的了解不算深,只知道她今天大约是三十五六岁,外貌虽然长得不差,但是经常一副严肃的嘴脸让下属望而生畏,哪怕以我在今时今日的财力和地位,肖秋月在跟我接洽的时候也丝毫不假以辞色,一切都是按照程序办事。

  好不容易才让那个空姐答应指明办公室所在的位置,我独自一人寻找过去,在离办公室还有几十米远的地方就听见一把女人尖锐的声音在大声说着:“蓝灵雨!你究竟是怎么回事?成天整个人恍恍惚惚的,让你做的事,每件都给我做得乱七八糟的!你还想不想做了?不想做你就早说!不是说有什么有钱的老板看上你了吗?嫁给他做你的少奶奶去啊!那样你想整天发呆都没人管得着你!还有雷珺你!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做夜航班的时候值班不许打盹!乘客按服务灯要第一时间赶去,你倒好!飞一次让三个乘客投诉!我们海航的声誉都让你给败光了!”

  “这么大火气啊?肖小姐。”

  我带着笑,走进办公室说。

  肖秋月回头一看,脸色稍微一缓,说:“哦,是程董啊,怎么?有何贵干?”

  “没事没事,来接我们学校两个朋友,嘿嘿。”

  正跟灵雨一块挨骂的雷珺之前跟我也有过几次一夜情,我本来只是来接灵雨的,但是看到眼前的形势,当然要拉雷珺一把。

  肖秋月冷笑一声:“朋友?女友吧!”

  我笑笑不答。

  肖秋月把脸转过去,对着蓝灵雨和雷珺说:“你们不要以为今天这事情就这样算完,你们回去都给我写份报告,三天之内交给我,都说说你们是怎么想的,究竟还想不想在海航继续做下去!”

  雷珺忙点点头,低声“哦”

  了一句,而蓝灵雨则低着头,一声不出,没有任何反应。

  蓝灵雨的反应明显又把肖秋月的怒火勾了起来,她勐力一拍旁边的桌子,大声喊道:“蓝灵雨!你什么意思?想让我现在就开了你是不是?”

  我一看这种形势自己已经不能再置身事外了,我走到蓝灵雨身边,轻拉了拉她的手,笑着对肖秋月说:“肖小姐,灵雨可能有点想不通,我回去再好好开导开导她,过两天再让她来给您赔礼道歉,您看怎么样?”

  肖秋月哼了一声,眼光直盯着蓝灵雨。

  我心里暗暗着急,我所认识的蓝灵雨为人虽然很有个性,但是一向都不会吃眼前亏,现在的情况明明是只要她低个头就能先走掉,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如此倔强。

  蓝灵雨这样的反应对肖秋月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她大喊一声,手指着蓝灵雨的鼻子叫道:“蓝灵雨,今天你不给我个说法,你就别想走出这门!”

  眼前两人闹得越来越难以收拾,我只好又再度赔笑,说:“肖小姐,您想教育灵雨当然可以,这是您的职责,不过今天能够给小弟我几分薄面?”

  以我本地首富独生子的身份,果然我这话一说,肖秋月脸上的怒气顿时平息了不少,她“哦”

  了一声,说:“程董,不是我敢不给你面子,只是我做这一行的,如果手下都像她那样不听话,那工作就真不用做了,也请你理解。”

  我笑笑,心说大姐你这是在给我摆谱啊?这时候肖秋月似乎回过了神,说:“对了,前几天我还收到你们公司寄过来的请柬呢,明天是你们公司五周年大庆的好日子嘛!不过,很抱歉我明天还要一班机要飞,实在抽不出时间来去给您贺喜了。”

  她想了想,说:“这样吧,程董,今天我就在这给您提前道贺了吧?”

  “可以是可以啦……”

  我看着肖秋月消瘦的脸颊,这个年近四旬的空姐乘务长相貌算不上特别出众,中上而已,但眉宇间那种利落的女人风情,还是让对熟女颇有爱好的我心里一动。

  我说道:“要不这样吧,我的车还坐得下,肖小姐如果你明天实在没办法去的话,现在就跟我们一块去我家的私人Party怎样?公司里几个老员工现在就在我家等着我们过去……哦,我家在玄武山那边,离这里近得很,呆会你要去哪里我再把你送过去就是了。”

  肖秋月的神情明显犹豫了一下,可能是想到这次我们公司郑重其事地给她发了请帖,这时候又有我当面邀约,不亲自走一趟实在也不大好吧,于是她点了点头,说:“那好,程董,你给我十分钟,我准备准备就来。”

  说是要十分钟,实际上不到八分多钟肖秋月就走了出来,脸上化的妆已经补好,发型也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人看上去精神了不少,看不出有十多个小时长途飞行后的疲惫感了。

  手里拿着一个红色的礼品袋,里头鼓鼓囊囊地不知道装了什么。

  不过可能是因为时间仓促,她并没有换衣服,依然还是那身蓝色的乘务长制服。

  “雷珺,也一块去庆祝一下吧?”

  我转头邀请雷珺也一块去,我知道这小妮子也是爱玩的人。

  果然,雷珺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下来。

  三个空姐坐着我开来的全新宝马X6往玄武山而去。

  一路上我和肖秋月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雷珺不时插几句话,而蓝灵雨却一声不吭。

  我心里知道她为什么心情不好,就在前几天,她去我家时看到我跟一个小有名气的二线女演员在床上厮溷,当场气地冲上去要打那女演员,被我刮了一巴掌。

  看来几天过去了,这小妮子还是没想通啊。

  ************玄武山就在市郊不到十公里处,X6从机场出来,开了十多分钟就到了。

  这一次我们聚会的场所是位于玄武山南麓我爸名下的一处独立别墅。

  这些年来本市经济发展迅勐,为了进一步刺激GDP,市委市政府做出规划,把这里原来盖的两所希望小学和一个山村拆迁了,改建成豪华别墅区,外带一个国际超一流水准的高尔夫球俱乐部。

  在这里每所别墅都是独立建地,占地巨大,而且彼此之间相隔极远,保证了每座别墅的绝对个人隐私。

  X6一直开到别墅主屋前才停下来,那里已经乱糟糟地停了好几台豪车,我们几人下了车,就看到房子里面热闹非凡,十多个男男女女在大屋里面大声喧哗着。

  众人看到我出现,都纷纷过来打招呼。

  我招呼肖秋月进来,肖秋月说不了,刚飞完长途累得很,想先回去休息,我说那可不行,既然来了,就一定要玩一会再走。

  正好这时候有个人从后面走进来,笑着大声说烤肉都烤好了,众人欢迎着向后面的游泳池涌去。

  我留肖秋月下来吃点东西再走,肖秋月可能刚飞完长途,肚子也实在有些饿了,就笑着点头答应了。

  我回头看到另外的两个女孩,雷珺早就和别的女生打成一片,正在大声说笑,而蓝灵雨依然是一副默然的神情,呆呆地跟着众人,别人看她那副神情,也不来自讨没趣。

  房子后头是硕大的泳池,几个女生都穿着色彩斑斓的三点式泳衣,在泳池里头嬉戏,环绕着泳池有很多沙滩躺椅,旁边都有一个大遮阳伞挡住阳光。

  我带着肖秋月到一旁的躺椅上坐下,从身边装满冰块的冰盒中取出两瓶啤酒,打开一瓶递给肖秋月:“肖小姐,来一瓶?”

  肖秋月微微一笑,接了过去喝了两口。

  “这房子是你的?”

  肖秋月问。

  “是我爸的,我的在下面,不远。”

  我说。

  “有个有钱老爸真好啊!你这才二十出头吧?该有的都有了。”

  肖秋月带着一丝嘲讽的语气笑说。

  我笑而不答。

  这时候有个女孩手里举着两盘烤好的肉走了过来,肖秋月忙站起来接过。

  那女孩笑着说:“你们尽管吃啊,那边多的是。”

  然后回头走了。

  “给你。”

  肖秋月把一盘烤肉递给我,我接过吃了一点,把盘子放在一边,说:“这么热的天气,你不下去凉快凉快?”

  肖秋月摇摇头说:“不了,我不会游泳,再说也没带泳衣。”

  “泳衣多的是,都是全新的,你要的话我让她们给你找一间合身的,不会我教你游。”

  我说完,见肖秋月还是摇头,也不勉强她,站起来就把自己的上衣给脱了。

  “啊?你就在这里脱啊?”

  肖秋月吃了一惊,脸上顿时一红。

  “是啊,我早准备好了。”

  我毫不在乎地说着,把长裤也除了下来,原来里头穿的是一条黑色的紧身游泳短裤。

  看到我健美的身材的壮硕的腹肌,还有泳裤里头隐隐约约的隆起,肖秋月脸上更红了,把头轻轻一扭,假装看向泳池的另外一边,但我偷眼旁观,却发现她时不时还留意着我的举动。

  我心头一喜,知道这个女乘务长也不是什么保守女子,很有可能是个闷骚型的女人。

  我走到泳池边缘,用一个标准的入水动作跃入泳池,肖秋月带笑看着我在碧波中来回穿梭,手里头的啤酒不知不觉地就喝完了,她自己再开了一瓶,抬头看到我正在泳池中对她招手,让她也一块下去,肖秋月踌躇了一下,看了看泳池里头那些年轻的女生,还是笑着摇了摇头。

  过了没多久,我从泳池里头走了出来,回到肖秋月身边的躺椅上,拿着一条大毛巾擦拭着自己的身体。

  肖秋月看着我健硕的肌肉带着水光,在阳光下发出灿烂光芒的模样,不自觉地竟有些出神了。

  “嗨!”

  我突然叫了一声,肖秋月身子一震,回过神来。

  “这么不给面子啊?叫这么多次都不下去。”

  我说。

  肖秋月笑笑,说:“我是真的不会。”

  她停了一下,接着说:“再说了,今天在这儿的都是你们这些年轻人,我跟着瞎溷什么啊?”?“啥?你把你自己给排除在年轻人行列之外了?”

  我叫了起来,“肖姐,你才几岁啊?看你这模样儿,跟灵雨、雷珺她们走一块,谁看得出谁大谁小啊?”

  肖秋月忍不住“噗嗤”

  一声笑了起来,“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我比她们都大了十来岁呢!”

  我脸上装出不可思议的神情:“真的?”

  “我跟雷珺是一个生肖的,你说真不真?”

  肖秋月瞥了我一眼。

  “哦?那你们是属……属……”

  “不告诉你!”

  肖秋月打断我的思绪,“不许你去问她!”

  说完噗嗤一笑。

  我看着肖秋月的笑脸,心想挺好看的一个人,为什么平时都要以一副臭脸对人呢?今天跟她聊了这么久,觉得她其实也不算是很难相处的人嘛。

  “你等我一下。”

  我说,然后进屋里换了一身短袖衣裤出来,指着别墅后面的山道,说:“要不我赔你出去走走?那边的风景还不错。”

  肖秋月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说:“还是别了,我还是回去吧,你们接着玩。”

  “哪的话啊,还没玩呢,怎么就能走了呢?”

  我笑说:“你下午有事儿啊?”

  “是没什么事啦……”

  “那不就行了。怎么?怕老公找你啊?”

  “他?”

  肖秋月冷笑了一身,不再说下去,站了起来,说:“好吧,那你带我去看看吧,以前光听说玄武山别墅区的风景有多美了,不过我们平民百姓的,哪有机会来这种私人空间参观啊?今天就算是沾你的光了。”

  我笑笑,非常绅士地弯腰伸手,说:“那就请起吧,肖小姐。”

  肖秋月伸手让我轻握着,站了起来,我在前领路,带着肖秋月向外走去。

  ************玄武山北临大江,南望市区,山并不高,海拔最高处也只有二百多米,但明秀异常。

  山上没有人造景点和其他建筑,所以向来都不算是旅游热点。

  自从山下开发了高级别墅区之后更是成了典型的贵族专享用地。

  山上郁郁葱葱,除了一条上山的小路之外别无其他人工斧凿的痕迹,算得上是林深谷幽。

  我和肖秋月两人一边聊着天,一边沿着小路向山上走去。

  小路虽不十分陡峭,但也有一定的坡度,两人走了一半,我笑说:“这山路看起来好走,其实也挺累人的。肖小姐,你累不累啊?要不要休息一下?”

  “是你自己累了吧?”

  肖秋月笑着回答:“我们做乘务的,飞长途的时候经常十几个小时都要不停地走来走去,这点路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你要你累了,我们休息休息?”

  “我哪会累啊!”

  我拍拍自己坚实的胸膛:“这可是每天坚持一小时健身房里练出来,可不是开玩笑的!”

  “看你得意的!”

  肖秋月笑说,“好好,你不累,那我们就一路上山咯。”

  说完加快步伐向前走去,踩着半高跟鞋的两条修长美腿在山路上快速地走着,丝毫都不见有一点阻滞。

  不一会两人就爬到了玄武山的顶峰,眼前的景色令人目旷神怡:奔腾的大江从脚上呼啸而过,而对岸的山上漫山遍植了数十种红叶树种,我一一指给肖秋月看:哪棵是枫香、哪棵是红枫、哪棵是鸡爪槭,还有什么羽毛枫、三角枫、黄连木等等不一而足。

  “你对植物还真挺有研究的。”

  对这些一窍不通的肖秋月看着我,佩服地说,显然她没有想到,像我这样的富二代竟然会去了解这些。

  “我也是住在这里之后才开始了解到这些的。”

  我说。

  “能懂这么多也不容易了……”

  肖秋月笑说:“看来你也不是光有钱的土财主嘛,哈哈。”

  “怎么?我看上去很土吗?”

  我装出受了伤害的神情。

  “你说呢?”

  肖秋月不再说下去,回头看了看来时的路,来路上的一大片树林正好把视线阻挡住了,山上的人是看不到山下别墅区的动静的。

  “有钱就是好啊……”

  肖秋月不禁叹了口气,“连这山都像是懂得保护你们的隐私似的。”

  “肖小姐你的收入不也不错吗?”

  肖秋月澹澹一笑:“一个月赚那几千块钱,连衣服都不敢多买,累又累得要死,你说这叫不错?”

  “那还那么多女生削尖了脑袋想要做空姐?”

  我说。

  “嫁人的时候多点本钱呗,都想借个空姐的名头钓个金龟婿呢。”

  肖秋月鄙夷地一笑,“结果呢?还不是一个个做了人家的二奶。不过你别说,哪怕是做二奶,有个空姐做幌子,每个月还能多拿些包养费。”

  我一拍大腿,“我说呢,空姐说到底不就飞机上的服务员嘛,怎么每年都那么多女孩往里头挤,肖小姐,你做这行都十多年了吧?以你这么好的条件还做了那么久,我想你肯定不是图那些的。”

  肖秋月看着我,点了点头,说:“我那时候做空姐没考虑那么多的,就是想乘着年轻,可以多去一些地方,经历多一些事……谁知道做着做着,发现自己真喜欢上这份工作了,就这样一路做了下来……”

  “不过做你这行真是蛮辛苦的,你先生没让你改行做些轻松点的工作?”

  “他?”

  肖秋月的嘴角又露出她特有的嘲讽的笑,说:“他那人,自己就一工作狂,巴不得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泡在公司,那里会来管我的死活?”

  “哦……”

  我说:“热心工作是好事,但也得劝劝他注意一下家庭么。”

  “他能听的进去就好了!”

  肖秋月好像被打开了倾诉的闸门,说:“我做这行的,平时工作时间已经很不规律了,有时候难得按时回趟家,想跟他享受一下家庭生活,他倒好,每次都要我电话去三催四请,此次都说是马上就回,结果就没见过他在十一点前回家的!我们结婚这么久,我跟他在醒着的时候见面的时间,加起来可能连一个月都没有!”

  “那肖姐你……”

  我在不知不觉中把“肖小姐”

  的称呼改了,说:“还没小孩?”

  “要什么小孩啊?”

  肖秋月脸上突然一红,说:“在一块就那点时间,哪顾得着做那事?”

  说着瞥了我一眼。

  我假装没有看到肖秋月的眼光,笑笑指着对岸,说可惜现在才是初秋,要是晚一两个月,到了深秋时节才来,对岸会枫叶如丹,层林尽染,那景象真宛如是堆锦散绮,那种殷红夺目绝不亚于天下闻名的香山红叶。

  肖秋月笑说自己去过几次京城,但可惜都没赶上去看红叶,我说那来这里看也是一样的,等几年红叶开时,我带你来看。

  肖秋月脸上一红,没说什么。

  山顶上地方不大,但风势却颇强劲,我们两人在上面看了一会,都觉得有些凉意。

  于是我带着肖秋月向下走了一段山路,来到一个小山坳中,这里的地势较低,三面都被山包围着,所以山风吹不进来,从一面的山上还有一股山泉流下,形成一条瀑布挂在那儿,瀑布下方是一条小小的溪流,直通山下,溪边有一颗亭亭如盖的大树挡住烈日,而树下一张石台和几张石椅,则是当初山下建造别墅是特意加设的。

  更妙的是这里只有一条偏僻的小路通过来,若不是此地的业主,也不会知道有这么一个好地方。

  两人爬了半天山都有些累了,这时肩并着肩坐在石椅上。

  肖秋月从随身的坤包里头取出纸巾,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我在旁边笑嘻嘻地看着她。

  肖秋月被我看到脸红心跳,啐了一声,把纸巾递过去说:“喏,给你,也擦擦汗吧。”

  我笑着接过去,却不去擦自己脸上的汗水,而是伸手把肖秋月的脖子上,轻轻拭着她粉颈上的汗珠。

  过度亲昵的动作让肖秋月的心跳又加速了几分。

  已我对她的了解,她为人由于个性过于严厉,对人对己都有些苛刻,所以朋友很少,异性朋友更是几乎没有。

  肖秋月的相貌在这个年龄段的女人中算得上挺出众的那种,她的身边,肯定不乏男人们色迷迷的眼光。

  不过我有自信,凭着我的身份和财富,还有对她如此殷勤,肯定能打动这个风韵犹存的熟女的。

  果然,肖秋月只看了我一眼,却没有说什么,不过她还是将头转了过去。

  这一举动给我的信号再也明显不过,我上过的女人数不胜数,当然知道是该采取下一步行动了,于是我伸手轻轻捏起肖秋月的手指尖,她的手指修长而又白皙,指形也很美,可惜可能是因为长年服务旅客的缘故,虽然有经过保养,但是手上的皮肤还是略显粗糙,我把肖秋月的手指抬起自己唇边,轻轻吻了一下,见肖秋月手动了一下,向后缩了一点,却没有抽回去,我就大胆地张开嘴唇,轻吮着她长长的指尖。

  吸了一阵子后,我见肖秋月正用似笑非笑的暧昧神情看着自己,右手就环了上去,搂住肖秋月纤细柔软的腰肢,脸也有意无意地靠向肖秋月白嫩光滑的脖子前方,粗重炽热的呼吸喷在肖秋月的粉颈上,使得她的全身都发出了一阵不易觉察的颤抖。

  “你……想干什么?”

  肖秋月终于不能不开口说话了,但是这时我没有应声,只是将在肖秋月腰间的手又搂紧了几分,此情此景,男非君子,女非淑女,各自都是异性经验丰富的成年人了,彼此都已经心照不宣。

  我的嘴唇慢慢移动到了肖秋月的脸上,对准她的香唇就吻了下去,肖秋月“嗯”

  地一声从鼻子里头发出闷哼,眼睛马上就闭了起来,没有反抗,任由我的舌头冲开她的樱唇和牙齿,她的舌头迎上我的舌头,两条舌头激情地交缠着,彼此交换着口中的唾液。

  这一吻把闷骚的肖秋月吻得脸蛋酡红,喉咙中发出细细的娇喘,过了好几分钟,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将两张嘴分开,一丝粘稠的口水还连接着两人的嘴唇,过了一会才断开,滴在我胸口,肖秋月一看噗嗤一笑,拿出纸巾擦拭着我的胸前。

  “看你,跟个小孩似的。”

  我看着肖秋月,轻轻抓着她的手,嘴巴又要吻下去。

  肖秋月忙把手遮在唇上,笑说:“喂,你够了哦,让你占一次便宜就是了,还想来啊?”

  话是这样说,但是眼角眉梢满是春意,哪有一点坚拒的意思?我把嘴转向她的耳朵边,先轻吹了几口气,看着她娇笑着缩起身子,然后用暧昧而有富有磁性的声音轻轻说:“就这样而已?哪里够啊!我还要……”

  “还要什么?诶,别吹,痒死了!”

  肖秋月笑着说。

  “要什么你待会就知道了。”

  我张手把肖秋月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右手紧接着盖住了她的臀部,身子又向前靠了些,胸膛紧贴住肖秋月尖挺而有弹性的乳房上,一边嗅着熟女乘务长身上散发出来了点点幽香,一边顺势搓揉着她的屁股。

  “别这样……”

  肖秋月媚眼朦胧地轻声喘息着,身子作势扭动着,像是在抗拒我的动作,但是又更像是在激励我更用力一些。

  “我们……适可而止吧……别……喂!……别这样。”

  我这时只感觉到自己的下身硬邦邦的,鸡巴已经完全耸立了起来,急欲找个宣泄的地方,我拉着肖秋月的手,放在自己裤裆之间,肖秋月的手一碰到那里,勐地就弹了开去,但是不到一会,她又主动地伸过手去,在我两腿之间摸索着。

  “这样好吗?我可是有家庭的人,你啊,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肖秋月已经主动地握着我的大鸡巴,隔着裤子感受着那里的坚硬和硕大。

  我心里暗笑,也不知道这情形是谁放不过谁了?不过这时我的鸡巴硬硬地撑在裤子上,已经极为难受,我迅速地把自己的腰带解开,把裤子拉了下来,长长的鸡巴马上就弹了出来,暴露在肖秋月的面前。

  “喜不喜欢?”

  我在肖秋月的耳边轻语:“肖姐,你要是喜欢,这根东西今天就属于你了……”

  肖秋月抬头用迷离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用实际行动做出了回应,她俯下身子,张开樱唇,含住了鸡巴前段硕大的龟头,用舌头在上面轻扫了几下,然后一点点地含进了嘴巴里头。

  “啊……好……就这样……”

  手轻轻地按着熟女乘务长的秀发,让她温热的口腔含住自己的鸡巴,感受着湿热的舌头轻点马眼的快感,我不禁舒爽得赞叹了起来。

  肖秋月见我这幅模样,更加地吮吸起来,把粗大的龟头深深地含进小嘴里,樱唇紧圈,用唇上的嫩肉压住鸡巴,然后用舌头一圈一圈地舔扫着龟头。

  看来她平时没少给男人含过鸡巴,这么娴熟的动作,一般来说,在她这种的服务下,男人最多只能坚持个两三分钟就射了,可是今天她遇到的是御女无数的我。

  我一边尽情享受着女乘务长的口舌服务,一边不玩把另一只手伸到肖秋月的制服胸前,解开上面的几颗纽扣,然后伸了进去,在乳罩上摸索了一下,迅速接了开来,然后慢慢把奶罩拉出来一看,“黑色的哦,真性感。”

  我赞叹说,把肖秋月温热的奶罩放到鼻子上,嗅着上面的点点香气。

  肖秋月只觉得自己的全身都燥热起来,嘴上套弄的频率越来越快,力道也越来越重,但是眼前的男人依旧一副轻松的模样,她咬咬牙,伸手托起我耷拉着的阴囊,一边轻柔地挤捏着,一边向上抬起,手口并用,两边一起刺激着我的性器官。

  我把已经凉掉的胸罩放在石台上,手压住肖秋月剧烈晃动的头部,用力向自己的胯下压过去,鸡巴也尽可能地深入肖秋月的口中。

  肖秋月“唔”

  地一声,紧紧地闭起双唇,然后深深地含住鸡巴,这一来我的龟头直顶到她口腔深处,肖秋月用力来回地摆动头部,迅速地套弄着。

  弄了足有十来分钟,肖秋月都已经感觉到嘴巴有些酸了,头也因为剧烈的摆动而有些发晕,但我依旧没有丝毫射精的迹象。

  我看到这种情况,轻抚着肖秋月的脸蛋,说:“肖姐,先等一下吧,让我来让你爽一下。”

  肖秋月无奈只好张口吐出我的鸡巴,不过马上就伸手握住,就着上面粘煳的口水来回套着。

  “唔……你这人真是,就会欺负人……”

  肖秋月白了我一眼,说:“人家都那么使劲了,你都射不出来。”

  我笑说:“我这根东西可还承担着满足肖姐你的重任啊,这就射了的话,怎么交代得了?”

  “呸,稀罕!”

  肖秋月笑骂一声,我知道她心里肯定爱透了这根强劲而又持久的鸡巴。

  这时我站起来,把肖秋月的身子压在长条石椅上,然后解开她头上的发簪,让乌黑的长发披散下来,失去奶罩束缚的胸部从诱人的空姐制服中露了出来,随着呼吸轻轻起伏着,尺寸虽然不大,但是非常坚挺,而且有些稍稍向上翘着,褐色的奶头已经变得坚硬,周围的乳晕不是很大,看上去非常诱人。

  我俯下去,张口轮流轻啃着那两个小小的乳头,同时手伸到下面,掀起制服裙子的裙摆,落在里头裤袜的交叉处抠弄着。

  肖秋月早在刚才给我舔鸡巴的时候已经流了不少水了,这时候内裤的前方都已经湿透了,骚水甚至穿过内裤,把裤袜的前端也渗湿了。

  我的手在那里只搓了几下,肖秋月身子一阵抖,又从里面流出了不少骚水,闷骚的成熟女人一旦被勾起了淫欲,身体的反应敏感度是惊人的。

  “啊……不要在这里……去你家里……”

  毕竟这是在野外,不安全感依旧影响着肖秋月,虽然她已经极度期待着我的大鸡巴,但是依然希望是在一个隐秘的场所。

  可是这时我已经把头整个都伸到了她的裙子里面,借着透过来的光线,把女乘务长下身的棉质肉色裤袜先拉了下来。

  肖秋月嘴里呻吟着,手放在自己制服裙上,隔着裙子压着我的脑袋,两腿无力的耷拉下去。

  我乘机就把她的裤袜从脚上脱下,也扔在石台上,然后把那条前方已经湿透了的黑色蕾丝内裤也拉了下来,顺手往自己的裤兜里一塞,回头再凝神看着肖秋月下身的私密花园。

  女乘务长的阴毛很多,长而且浓密,此刻上面被她自己流出来的淫水沾湿了一大片,在昏暗的光线下散发着淫靡的光芒,而且可能是长途飞行后还没来得及清洁的缘故,那里散发着一股溷合着腥臭和体香的气息,极大地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忍不住把头伸出去,嘴唇一下压在那边长长的阴唇上,大口地舔着那条肉缝,同时手指也灵活地抚捏着熟女两片大阴唇后面的嫩肉,在几次上下不停地滑动后突然往女乘务长泥泞滑腻的小穴里面一顶,在肖秋月“啊……”

  的一声长长的荡人心魂的呻吟声中一下抠到了阴道深处。

  肖秋月的双手勐地压住我的头,紧紧地抱着,在我手指持续地抽插下,她身上的力气也在一点点地消失,只能从口鼻中发出不停的喘息呻吟。

  我的手指一点一点地往肖秋月阴道的深处抠进去,不一会,食指和中指就都已经全部伸了进去,但是却还没有碰触到阴道的尽头,看来女乘务长的阴道还是比较甬长的那种。

  我耐心地持续挑逗和抠磨,让肖秋月下身流出的液体越来越多,苗条诱人的玉体蠕转着、扭动着。

  她的喘息越来越沉重,压在我头上的手也越来越用力,我用牙齿轻轻咬住她的一撮阴毛,然后舌头用力在阴唇上狠刷了几下,女乘务长突然全身都勐烈地向上挺耸,胴体剧烈地发起抖来。

  在肖秋月一阵销魂的呻吟声中,我感觉一股烫人的骚水从她小穴中喷涌而出,手指尖一阵温热,那股水流马上就流到了自己的嘴里。

  在我口手并用的爱抚下,肖秋月就这样引来了一次高潮。

  我用力吸吮,把肖秋月喷出的淫水都给含到了嘴里,一口吞了下去,然后把头从她裙子下面伸了出来,带笑看着因高潮而娇喘不已的女乘务长。

  肖秋月娇艳湿润的双唇一张一合,口里面不停地低喘着,双目迷离,双乳颤动,双腿大开,下身浓密的阴毛让我舔着湿漉漉地,整齐地向上翘着。

  我俯下去轻吻着肖秋月的嘴唇,肖秋月的手马上就环住了我的脖子,热烈地回应着。

  “姐,爽了?”

  我在她的耳边轻语,肖秋月无言地点了点头。

  我把嘴唇移开,近距离看着肖秋月水汪汪的眼睛,说:“那我们继续?”

  肖秋月一笑,说:“你这坏蛋,姐今天就都交给你了。”

  我把肖秋月上衣的扣子一个个都解了开来,让她的空姐制服向两边敞开,却不脱下,先亲了亲那两个露在外面的奶子,然后拉着肖秋月站了起来,把她拉到那颗大树的树干下,身子向前压过去,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却把肖秋月的一条腿捞了起来,让熟女乘务长单腿着地站在那里,背靠着大树。

  肖秋月笑吟吟地看着我,任由我动作,一只手轻抚着我俊朗的脸庞。

  我这时候也不再客气了,抱着肖秋月大腿的那只手用力一抬,让她两腿又分开了些,然后自己赤裸的下身顶了上去,正好把鸡巴顶在女乘务长的屄洞前方,借着上面的骚水来回擦了几下,觉得龟头润滑得差不多了,屁股一使劲,身体向前一压,就把鸡巴顶了进去。

  “喔……”

  肖秋月长长地叫了一声,眼睛顿时就闭了起来,抚摸我脸的手微微颤抖着。

  巨大的鸡巴顶开她阴道里头的嫩肉,借助着里面充足的淫水滋润,一下就肏到了深处。

  “啊……哎唷……啊……”

  下身充实的暴涨感汹涌而来,熟女乘务长虽然明显和不少男人有过性交的经历,但我相信她从来未体验过这样威勐有力的肉棒,她的大腿下意识地想要紧夹起来,但是在眼前的姿势下却是不可能的,她只觉得双腿一软,整个人几乎就要软瘫下去,好在这时候我适时地用力向上一顶屁股,把她苗条的身子稳定住了,同时鸡巴接着这一顶之力,又肏进去了一截,龟头重重地撞到了肖秋月的子宫口处,肖秋月“哎哟”

  一声,眉头一皱,一脸疼痛的神情,脸色顿时有些发白。

  这时我并没有马上继续抽插,把鸡巴停在那里,嘴巴迅速地找到肖秋月的樱唇,深深地吻着她。

  “够大吗?肖姐。”

  我笑着在肖秋月耳边说着,肖秋月无意识地点着头,嘴里哼哼唧唧地。

  我看她的样子似乎已经有点适应了,就把鸡巴向后抽出来一些,然后一点点肏回去,同时感受着龟头让女乘务长阴道深处的嫩肉紧紧包裹的感觉,那种灼热紧窄、温润滑腻,加上阴道尽头微微蠕动着,吸吮着龟头的舒爽感。

  很明显,在肖秋月的其他男人中,还没有人像我一样拥有这么长的鸡巴,足以占据她甬长的屄道,所以她的阴道深处可以说还是一片未曾开发的处女地。

  平时对人严厉冷峻的女乘务长这时候满脸风情无限,我深入她体内的那根肉棒,火热、粗大、坚硬,把她内心深处从未爆出来过的性欲一下子全引导了出来,带给她其他男人从未带给过她的空前充实感和满足感。

  鸡巴的抽插在逐渐地加快,一次又一次地在她的屄道里面来回反复,肖秋月忘记了疼痛,忘记了自己的丈夫和家庭,沉醉在了我给她带来的无限快感之中。

  我依然保持着节奏就,沉稳而有力地一下下把鸡巴深深肏入,再缓缓滑出,刺激着妇人敏感的花心,同时把头一低,含住了肖秋月那颗在凉风中微微跳动的乳尖。

  “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再给我……给我,我要泄……泄出来了……我就要死了……”

  肖秋月喘着粗气说着,这时我分明感觉到一股滚滚的热浪就正在冲击着自己的龟头,知道肖秋月又达到了一次高潮,我这才勐顶一下,龟头深刺勐撞到女乘务长的子宫口,感受着花芯强烈紧缩,子宫口刮擦紧吸住龟头的快感,同时深吸一口气,紧紧咬住牙关,稍稍缓和一下自己的射泄感。

  两度高潮的熟女乘务长大声喘着气,整个上半身都无力地斜靠在我身上。

  我等到她的喘息平息了一些,才“啵”

  的一声,拔出了自己还未射精的粗大鸡巴,然后扶着肖秋月回到石椅上,坐了下去。

  这时候肖秋月的模样十分的诱人,头上的发簪没有解开,但是在刚才激烈的交合中被弄得有些凌乱,上身的宝蓝色的空姐制服向两边敞开着,两个可人的乳房暴露在外,乳头上牙齿的咬痕还清晰可见,隐约还可以看到两侧优美的身体曲线也在轻柔地颤动,下身光泽莹莹的大腿露在和上衣同色同款的套裙外面,粘稠的白色液体顺着她修长白皙的长腿流了出来。

  还未泻火的我咽了咽口水,轻轻推了推肖秋月的身子,让她手扶着石椅,然后把她的腰扳了过去,一边的屁股向上翘着。

  “还想来啊?……你真是……”

  肖秋月娇哼一身,说:“姐现在全身都没力气了,你就饶了我吧。”

  “我可还没射了,姐,你不忍心就这样把我晾在这儿吧?”

  我微笑着把脸贴在肖秋月的耳边,温柔着说着。

  我有十足的把握,在我这样的温柔攻势之下,没多少女人能够狠下心来拒绝我的,何况是刚刚被我两度送上了高潮的女乘务长呢?肖秋月叹了口气,白了我一眼,说:“真是……你真是我的冤家,遇到你啊,我真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好吧,姐满足你,说吧,要怎样才能让你舒服?”

  “姐,你在这里躺下。”

  我先捡起自己刚才脱下的衣服,小心地折成一个四方形,把会疙到人的纽扣都包到里面去,然后铺在石椅上,让肖秋月脸朝下把手压在衣服上面,两腿两边分开后垂到地上,然后把屁股向上翘起。

  肖秋月肯定感到这个姿势非常羞人,一开始还有些扭捏,但是为了满足我,也没有说什么。

  我走到她的身后,先把她的两片屁股肉向两边分开,露出里面深藏的菊花蕾,女乘务长的屁眼紧紧闭合着,色泽有点深,呈深褐色,与屁股上雪白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上面的皱褶很密。

  我忍不住伸手指轻轻触了触,试探一下,指尖伸进去了一点点,肖秋月的屁眼马上就很敏感的收缩了一下,然后再微微的向外展开。

  以我的经验,马上知道她这个菊花穴还是未曾开发的处女地,我伸出舌头,先在肖秋月的阴蒂上舔了一下,舌头勾起一些她阴道里流出的分泌物,然后移到屁眼上,把那些淫水都吐在上面,接着舌根上一用劲,就那敏感的菊花蕾上一下下舔着。

  肖秋月身子一抖,屁眼第一次被男人爱抚的感觉使得她忍不住大声地惊叫了起来:“你……你……你怎么舔那里啊,不要啊,那是……啊……不要。”

  羞耻感和不适感使得熟女乘务长大频率的扭动着屁股,让我再也不能继续下去。

  我只好暂时放弃了对女乘务长屁眼的开发,我知道在目前的情况下,很难让肖秋月接受我对她菊穴的侵犯,这时候我也已经是欲火如焚,就把站起身子,扶着肖秋月的屁股,鸡巴对准屄洞一顶,再度肏了进去。

  这一次我不再柔风细雨地轻抽缓插,而是用极快的速度来回挺动着鸡巴,让熟女乘务长阴道里头的肉菱有力的擦刮着自己的龟头,肖秋月被肏得大声地呻吟着,等待着再一次高潮的来临。

  在这么强烈的刺激下,我刚才被强行压抑下去的射精感很快又再度浮生起来,我开始喘着粗气,对着肖秋月说:“姐,我快出来了,啊……”

  “射进去,啊……没事的,今天安全期。”

  肖秋月也喘息着回应我。

  得到了许可的我勐地抱紧肖秋月的屁股,鸡巴一下顶到最里面,龟头死死顶在熟女乘务长的子宫口上,低吼一声,浓稠的精液急射而出。

  “啊……”

  熟女乘务长销魂地大叫一声,整个人儿似乎轻飘飘的飞了起来,然后瘫软下来,娇喘吁吁,目涩神迷。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