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阿里不达同人亡灵篇】 3

作品:阿里布达同人亡灵篇|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分类:精品小说|更新:2019-08-21 22:56:42|下载:阿里布达同人亡灵篇TXT下载
  《本小说发自-第*一*版-主-小--说-站》

  作者:CHARIOT2016/1/11发表字数:14774

  但心灯没想到的是就要得手的时候六大暗黑召唤兽会一起来救凯瑟琳。

  现在的心灯经因为经过了异空间的磨炼,他变的很纯粹。

  凯瑟琳要抹灭他记忆里的最爱的人他就要杀凯瑟琳。

  智慧是让我们学会思考,思考就是把繁杂的思绪梳理流畅。

  让我们把复杂的事情变得简单。

  让我们能够在面对选择是不会感到迷茫。

  而杀人这种思维本身是很简单的,只有简单的思维才能让人去做不及后果的事。

  这种行为往往会给人带来鲁莽的感觉。

  鲁莽与果决往往要在事后所造成的结果是怎样才能给予评判,而对现在的心灯来说区分它们是毫无意义的。

  因为心灯苏醒后,心灯已经知道了他在霸者之证里得到的力量和智慧是做什么用的。

  他的第一个对象就是凯瑟琳。

  对于心灯来说凯瑟琳是必须杀的,但是能不能杀掉凯瑟琳其实对心灯来说是毫无意义的。

  杀凯瑟琳完全是为了看六大暗黑召唤兽在法米特不在的情况下会有怎样的反应。

  从表面的情况来看是六大暗黑召唤兽在最后一刻出手救了凯瑟琳,可在心灯眼里却不是这样因为最后六大暗黑召唤兽在打跑心灯后看都没看凯瑟琳一眼他们只是看着天空中的画面。

  这点心灯就能肯定六大暗黑召唤兽出手不是为了救凯瑟琳而是因为她们被激怒了,心灯在天空做出的画面刺激了六大暗黑召唤兽。

  因为六大暗黑召唤兽和凯瑟琳一样是无法接受她们和法米特的关系其实本质上也是同样的。

  让当一个人知道你其实和你最厌恶的人其实是一类人,这样的事实用让当事人最无法接受的方式赤裸裸呈现时谁都会愤怒。

  心灯已经得到了一个答桉。

  这个答桉就是心灯的支点,而心灯在霸者之证得到的力量和智慧就是心灯的杠杆。

  心灯想用这个支点和杠杆想一把把毛延平敲翻。

  心灯用星空中的画击溃了凯瑟琳精神信念的同时还引发了六大暗黑召唤兽对法米特的负面情绪,这负面情绪虽然是对法米特的但也只是能算一点小媳妇对自己老公的一点小脾气对两者的关系没什么实质的影响。

  心灯并不奢望因为这点负面情绪去挑拨法米特和六大暗黑召唤兽之间关系。

  心灯很明白法米特和他的女人的关系是没有谁能破坏的,他们的关系经过法米特与创世神的约定。

  法米特和他女人的关系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众多规则之一,这同时也是法米特能拯救凯瑟琳的原因。

  同样也是法米特可以去接夏洛堤的原因。

  也是法米特能解救六大暗黑召唤兽的原因。

  所以心灯只用激发六大暗黑召唤兽的负面情绪作为一个突破口,说服六大暗黑召唤兽,帮助他击杀黑龙王。

  心灯这样的想法,给常人看来很不现实。

  不说谁会因为这样的理由就去帮别人去杀人。

  而且在求你帮忙前还要先激怒你,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

  就算是一只青蛙也得先喷你一口盐水。

  可这时六大www.01Bz.Top暗黑召唤兽不是人,换个角度说根据法米特与创世神的约定,法米特只要能带夏洛堤上幽灵船。

  可以说法米特就成神了,而六大暗黑召唤兽也会得到解救跟着法米特一起上船成神。

  六大暗黑召唤兽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心境已经接近圆满了,只要这件事结束。

  她们登上幽灵船,她们就超脱尘世了。

  心灯知道要同时说服这时的六大暗黑召唤兽只有找到她们的共同心结或者制造一个共同的心结,心灯通过星空中的画刺激到了六大暗黑召唤兽找到了这个切入点。

  这个点就是她们与法米特的关系。

  世间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看起来不可能发生的事,只有人认真去做。

  就会发生,往往在别人眼里看起来是偶然的事,却在当事人身上就是必然。

  而在这时的心灯来说只要找到了六大暗黑召唤兽的切入点,说服就是必然。

  心灯的计划是找到能说服六大暗黑召唤兽的切入点,再说服六大暗黑召唤兽得到六大暗黑召唤兽的帮助,境界隧道的打开是必须要六大暗黑召唤兽参加。

  在那时只要六大暗黑召唤兽稍微抬抬手心灯就能抓住这机会回到人间。

  已心灯现在拥有的力量只要藏在暗处看准时机,偷袭黑龙王完全可以一击击毙。

  就算手背一击不得手,或者一过境界隧道就被发现。

  那还能请六大暗黑召唤兽出手,只要六大暗黑召唤兽出手。

  就不信法米特就能袖手旁观。

  法米特只要有插手的想法,想都不用想夏洛堤一定会在法米特出手前就动手。

  法米特用创世神的协议来泡妞,下怎么大的本钱换成心灯自己别说一个夏洛堤就算是创世神的老婆也拿下了。

  心灯用脚丫也能想到,到时夏洛堤知道真相后会被感动得怎样一个稀里煳涂。

  在爱情里的女人的智商统统都是0。

  心灯用自己和牡丹的”

  韩剧”

  让凯瑟琳和六大暗黑召唤兽感动的稀里煳涂,让自己自编自导自演的”

  韩剧”

  把她们智商统统都拉倒0时再去实施自己的目的。

  攻人要攻心,要成“闺密”

  要看”

  韩剧”。

  心灯已经给黑龙王设了个必死之局。

  但人人都知道在现实里事事往往都有让人感到不如意的地方,有时候是因为这些不如意可以忽略,可以忍受。

  但有时却让人抓狂。

  但心灯遇到了不是常人能遇到的事。

  就在心灯刚刚找到说服六大暗黑召唤兽的切入点准备等六大暗黑召唤兽看完,全剧在去做他的说服工作时。

  在他身后出现了一个只有一个拳头大小的境界隧道入口。

  把心灯的一部份吸了进去。

  这境界隧道是牡丹为了复活心灯开的但心灯现在和牡丹的力量差距太大,所以最后心灯只有三分之一的神智和力量传到了人间,三分之一在境界隧道里,三分之一还在黄泉路上。

  这只能说牡丹和心灯牵绊太深了,太过了。

  会出现这样悲剧的事,众人一般都会用克夫命来解释这事,牡丹是个不祥的女人。

  这说法是大众对这事给自己的内心找个平衡的说法,因为去承认牡丹经历是真实的,这样会让大众的心理感到内疚。

  如果要安抚这样的内疚就要付出自己的资源去尽量改变牡丹的现状。

  可那对大众来说付出自己的资源来换回自己的内心的平衡,这又让大众觉得不值得。

  那就在最一开始就不承认这个真实的存在,直接说是这个女人是克夫命就一切都解决了。

  这个说法对当事人其实是毫无意义的。

  心灯和牡丹她们这对夫妻在一起经历了太多常人无法想象的事,无论是占时的安宁还是失败后一同品尝苦果,他们彼此都没有放弃过对方。

  不管是怎样的状况都是这样。

  有一种说法可以对他们夫妻这样的状况做个解释。

  人与别人相处其实是在与自己相处。

  举例一个学生他一直按时写作业。

  但他跟一个不写作业的学生在一起玩久了突然一天这个按时写作业的学生也会不想去写作业了。

  人不能去改变别人但能去影响别人。

  而一些特别浓的情绪又能很快的影响对方。

  刚刚结婚两夫妻总会吵架。

  其实是两夫妻在对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特点。

  而人本身恰恰是最无法接受自己的特点。

  但只要事后经过自我认识后往往夫妻间就会出现床头吵架床尾和的现象。

  夫妻双方有时就是双方性格的镜子。

  而牡丹会自己打开境界隧道找回心灯,其实是长期受心灯性格的影响所导致的。

  心灯最大的特点就是总是在关键时候非常的任性,换句话说就是心灯再重要时候终是能随着心走。

  (也许这跟他的名字有关心灯心灯。

  自己的心就是自己的灯。

  )心灯先是在他师傅极力反对他和牡丹婚事时。

  心灯做出了随心的选择。

  后是在心灯和牡丹知道黑龙王是多么强大存在,还经过一番长谈心灯还是做出了相同的选择随心。

  最后杀凯瑟琳的时候就是直接随着心走。

  但每次随心后总是会有严重的后果。

  历史有时总是会有惊人的相识。

  但历史其实就是人的自我记录,也许人总是在不同重复自己。

  所以牡丹所做的事在别人眼里看来偶然的事其实在当事人这里就是必然。

  六大暗黑召唤兽的注意力已经从“韩剧”

  上移到了半空中心灯留下的残躯上。

  连凯瑟琳也停止了哭泣抬起头看着留在半空中心灯留下的残躯。

  没人出声只要阵阵虫鸣,这虫鸣不是为了交流而发出了。

  这是因为六大暗黑召唤兽的头部都是昆虫的头部。

  没有眼皮嘴唇。

  在她们思考的时候会不自觉的,神经反射式用头部的触须或者口器发出声音,这声音是有规律有节奏的。

  如果在交流是也是一种信号,但在现在是无意义的虫鸣。

  在这种无意义的却又有着节奏的虫鸣中,凯瑟琳望着天的眼神慢慢的失去了焦距。

  陷入了沉思。

  这是个奇怪的环境在一个有声有节奏的地方却出现了沉默。

  每个人都在陷入了自己世界中开始了沉思。

  不知过了多久凯瑟琳开始自己呢喃起来了。

  平常人要非常仔细的听才能挺清楚。

  但这里就没有一个能算是人的。

  所以凯瑟琳的每个字大家都听的很清楚。

  凯瑟琳不停重复的是“不能拿来比较”

  这话在傍观者听来出现的很突兀。

  什么不能拿来和什么但对当事人来说就很清楚,凯瑟琳说的是每个人的情感时不能拿来比较的。

  别人眼里的幸福不一定是当事人的幸福而别人眼里的不幸也未必是坏事。

  所以凯瑟琳得到了一个答桉就是心灯给她们看的“韩剧”

  其实是在骗她们的是假的。

  最好的证据就是现在天空中心灯的残躯。

  信什么你就是什么,凯瑟琳选择了她相信的事实。

  所以事实本身对凯瑟琳来说就毫无意义。

  凯瑟琳解开了自己的心结的同时也解开了六大暗黑召唤兽的心结因为她们是一样的人.在六大暗黑召唤兽的心结一解开就同时第一时间响应了法米特的召唤。

  打开了境界隧道一起去和法米特接夏洛堤。

  这里就只剩凯瑟琳独自望着星空。

  此时凯瑟琳心情舒畅,看着星空中那不断变化的画面但凯瑟琳的注意里却不在那画面上。

  凯瑟琳在欣赏画面周围的鲜花。

  当人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在某一件事上时我们会忽略,周围的事。

  但在我们放松时我们往往会有不经意的发现。

  凯瑟琳看着星空上的鲜花,凯瑟琳觉的这景色太美了。

  凯瑟琳已经沉醉在这美景中了。

  月光溅满的星空中开满了鲜花这样的星空美吗?如果是我个人的审美观来看这太繁琐复杂了又是明月又是星河还有鲜花,真的有点过了。

  可凯瑟琳却不这样认为因为凯瑟琳现在的心情太好了就算是天空一片白芒凯瑟琳都不觉得单调。

  凯瑟琳的好心情最大的原因是她现在只需要等待幸福的到来,什么都不需要做了。

  她的男人只是去做最后的一点收尾去接个姐妹。

  只要她的男人一回来以后他们就会开始天堂般的生活。

  凯瑟琳轻身一跃射入了星空中,凯瑟琳把星空当舞台,把鲜花和画面当背景,召唤出了一只宫廷乐队让乐队演奏?波兰圆舞曲,用灵肉分离把自己的灵魂和肉体分离出来.让自己的灵魂和自己的肉体跳起了维也纳华尔兹。

  华尔兹是凯瑟琳唯一会,也是唯一学过的舞蹈。

  这还是她在未成年时被自己的父亲逼着学的。

  因为在宴会时会用到,他不能允许他的女儿,生为本国公主的凯瑟琳在宴会时不接受邀请跳舞是因为她不会跳舞。

  而导致凯瑟琳从不接受邀请的原因,凯瑟琳这点其实和他的父亲很相似。

  因为华尔兹是极慢的节奏这让从来就静不下来的凯瑟琳敢到很别扭。

  凯瑟琳觉得如果跳舞的时候自己都感觉到别扭,跟他一起跳舞的人也一定会发觉这事,这会有损父亲的颜面。

  但在凯瑟琳成为女皇后,她在一次不是很正式的场合看到有人跳维也纳华尔兹演奏的就是波兰圆舞曲她觉得这才是她的舞蹈。

  后来凯瑟琳就去邀请在场的女士和她跳舞,为了跳舞方便她不顾当时女皇的形象亲手撕去了自己裙子的下摆。

  把她的礼服变成了一步裙勾勒出完美的臀线。

  本应该锦衣华服的凯瑟琳这一下在华丽的服饰上又给自己加上了性感火辣。

  在以后她当天的服饰成为了今后晚宴女装的流行。

  而现在正在偏偏起舞的两个凯瑟琳一个就是穿着当时流行的一步裙另身正规的礼服。

  那身正规的礼服正式原来她自己学华尔兹时的那种。

  凯瑟琳现在知道她当时不接受别人的邀请有两个原因一是自己的地位,二是当时法米特没法邀请她。

  凯瑟琳在星空中快乐的嬉戏。

  凯瑟琳用快乐等待自己即将到来的幸福生活。

  凯瑟琳很开心但却不是最开心的那位。

  就在凯瑟琳跳的正事起劲的时候境界隧道再次打开了,从那出来的是一身魔法学徒服的法米特和着一头披肩金发的夏洛堤他们携手走出境界隧道,随后六大暗黑召唤兽从隧道里陆陆续续走出。

  看看那一身寒酸样的身穿魔法学徒服的法米特。

  再看看法米特身边一身黑色重甲的夏洛堤,这幅重甲从头到脚都有极其精美的繁复的花纹这些花纹只是刻在重甲上,没有像其他盔甲上的花纹一样刻意镶上金丝或者其他的特殊的材料来凸显那花纹。

  因为重甲本身的黑色就是它最好的颜色。

  这种工艺就是一种返本归真的进阶。

  所以如果不去仔细观察是不能发现的。

  这些再重甲上的花纹出来每件神器该有的那些强大功能外,还有个功能是会这主人的心情或者状态而自动调整自己的形态。

  所以现在的夏洛堤虽是一身重甲却能把她那双长腿,有着无穷爆发力的纤腰。

  完美的双峰给展露出来,这一切都说明了夏洛堤现在的心情非常的不错。

  不错的心情再加上雪白的肌肤,精致的五官。

  一头披肩的金发。

  如果只从外表上来看牵着夏洛堤手,穿着法师学徒服的男人就是癞蛤蟆吃到了天鹅肉。

  再加上后面出来的六大暗黑召唤兽她们每个都有着各自的美,这美却有个共同点那就是极端的美。

  这是人同时感到由残缺衬托出的美。

  这美是会把人的注意力完全的吸引到她们最美的部位。

  这是被突出的美,这是让人一旦陷入就无法自拔。

  看看一群美女再看看一身魔法学徒服的法米特。

  他能花500年建起他的后宫是他运气好。

  好的逆天,逆天到创世神都会来帮他。

  他们看到在星空中起舞的凯瑟琳时都被她此时的美丽所震惊,凯瑟琳的舞蹈把本来被因繁星,明月,鲜花,流动的画幕而繁杂的星空给分出了层次感。

  有用她那轻巧的舞姿把分割出来的层次给链接了起来。

  法米特不知什么时候放开了夏洛堤的手。

  他的双手开始准备再凯瑟琳完成舞蹈的时候就为她第一时间鼓掌。

  六大暗黑召唤兽也在这时被凯瑟琳的美丽所征服。

  但在夏洛堤眼里却不是这样的。

  就在大家被凯瑟琳的美丽震撼的时候,法米特都准备为凯瑟琳的舞蹈鼓掌了,可就在这时很突兀的响起了夏洛堤那澹漠而又低沉的女中音。

  这声音是那么的特别,这特别的女中音对法米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这声音最让法米特感到激动的是夏洛堤平时很少说话,就算是说话她也会用更低沉的音调,来掩饰她女子的身份。

  就算在她父亲面前都是多数用这样的音调。

  只有在跟法米特时才会用她充满磁性的女中音。

  本该是让法米特十分激动的声音在这是却向在雪地中被人淋了一身的水。

  从头凉到了脚底。

  因为夏洛堤说的是“这妮子看来疯病发了,该吃药了。”

  这话还是夏洛堤从法米特嘴里听来的,那时法米特在夏洛堤面前可没少说凯瑟琳的坏话。

  法米特那时可没少受凯瑟琳的起,在自己女人面前唠叨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法米特就是不知道为什么500年了夏洛堤这妮子其他的说好的,记不得就怎么记下了这句话。

  在法米特心中凯瑟琳和他刚刚离开时是一样的事驴脾气,要随着来才行的。

  这是的法米特的思维速度已经超越了这空间里的时间。

  法米特这是意识的速度完全脱离了他的反应速度。

  法米特突然有所顿悟,夏洛堤是他所有女人里最难追的。

  而凯瑟琳是他所以女人里最难搞定的。

  她们就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关系。

  法米特那时真的想死的都有了(虽然他已经死了)。

  这后宫到底建不建了,都这时候了还要出这样的局面。

  法米特现在想的是。

  如果这两个婆娘如果今天真的闹起来今天就两个一起肏晕。

  我这还有六大暗黑召唤兽就不信我们7个拿不下你们两个。

  而且还可以偷袭反正自己是淫术起家,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再说有那个正人君子开后宫。

  法米特在想等下应该什么分配战斗力,凯瑟琳就那点的实力随便六大暗黑召唤兽随上都没问题但这也是个大问题。

  六大暗黑召唤兽今天会成这样都是拜凯瑟琳所赐,她们如果要成这个机会杀了凯瑟琳,自己真的没什么好说的。

  只要自己上到可保证凯瑟琳的安全。

  但对付夏洛堤六大暗黑召唤兽就是一起上也不是对手而且夏洛堤只要出手就会死人的,夏洛堤就算对上法米特只要出手都是杀招,何况是六大暗黑召唤兽,这次是一定会有人要死。

  法米特是那个都舍不得,他花了怎么大的精力时间来建他的后宫到最后了。

  怎么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法米特还在思考中。

  但现实可不给他这么多的时间让他思考。

  夏洛堤的话刚说完,凯瑟琳就停止了舞蹈。

  凯瑟琳灵肉合一后,散去了乐队。

  像一颗流星像夏洛堤他们扑来,法米特的第一反应就是看上夏洛堤。

  看夏洛堤要摆出什么架势来攻击。

  是的,是攻击不是迎击。

  夏洛堤的战斗就是这样.第一招一定是攻击。

  可让法米特惊讶的是夏洛堤完全没任何动作只是站在那里。

  法米特脑子只要两个字“遭恼”。

  (PS“遭恼”

  遭本义:遇见,碰到,恼:这里指烦恼。

  重庆方言形容马上就要发生不好的事情了。

  )而六大暗黑召唤兽根本就没想明白。

  明明看的凯瑟琳从天上向法米特扑来。

  法米特不给她们指示也不防御,只是去看夏洛堤。

  她们根本就没搞懂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法米特觉得自己要被攻击时,却没有感觉到被攻击后的疼痛。

  只是感觉自己的腰被箍的很紧。

  埋下头一看是凯瑟琳抱这自己。

  凯瑟琳先跟夏洛堤打了个招呼就开始叽叽喳喳的跟自己说起她对未来的设想。

  这让法米特很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值到天边传了了一阵大笑,法米特才有了反应。

  法米特随着声音看去。

  只见在心灯的残躯的身后有一个巨大境界隧道正在形成,那笑声就是从那传来的。

  随着那巨大境界隧道逐渐的成型,刚刚的笑声也发生了变化。

  这声音虽然越来越大但感觉好像这声音的主人不是在笑,而是在怒吼。

  如此古怪的怒吼对于其他的人来说只是一种奇怪的笑声。

  可法米特知道能发出这样怒吼的生物是什么,同样夏洛堤也知道。

  法米特和夏洛堤对望了一眼,同时在对方的眼里读出了不解得神情。

  而凯瑟琳和六大暗黑召唤兽还是一片茫然。

  法米特和夏洛堤最大的不解就是能发出这种怒吼的生物就不可能来着。

  这生物本身就已经超越了这个世界,这种生物就算是被杀了只会马上湮灭。

  没有轮回的。

  而且在前段时间就在前50-100年左右的时间这世界规则也发生了变化这样的生物应该是要么湮灭,要么因为自己的力量太强大而被这世界逐出,放逐到另个世界了。

  怎么也不可能来这。

  “不可能啊!没有道理呀……难道是……”

  法米特还在自言自语时。

  这时夏洛堤指着那天上已经完全打开的巨大的境界隧道。

  道“看那!”

  法米特随着夏洛堤指的方向看去。

  看到一个几乎都要把巨大的境界隧道出口塞满的一团黑球正被两个身影分别抓住黑球的两个突起往外拖。

  很明显的发现两个突起的其中一个比要短。

  短的那个只是另一个的一半的长度都不到。

  从法米特这个位置看上去这两个突起是平行的而且这个黑球还在剧烈的摇晃。

  这点只能从两个突起的剧烈的晃动看出。

  凯瑟琳转过头看着天上的东西。

  她那美丽的脸上出现了怀疑与疑惑反复交替的几次过程后还是问出了“那些是什么东西…”

  听到这话的夏洛堤深深的望了凯瑟琳一眼。

  好像在确定什么但没出声。

  “它在做最后的挣扎。”

  法米特用缓慢的语气一字一句的说出,声音不大但却能让每个人听清的声音说道。

  夏洛堤投来不解的眼神。

  法米特回个放心的微笑。

  夏洛堤收回眼神又投向了凯瑟琳,同时法米特也看向了凯瑟琳依然保持了那微笑。

  凯瑟琳突然下发现自己成了大家关注的交点。

  因为六大暗黑召唤兽也注视着她虽然她们都是昆虫的复眼,但凯瑟琳就是能感觉到她们在看着她。

  凯瑟琳感觉到了不解,这时法米特又微笑着看上了夏洛堤,抖了抖眉毛像是在询问什么。

  凯瑟琳能看懂法米特的眼神但却无法猜到那代表着什么。

  夏洛堤也报以一个微笑后对法米特点了点头。

  随后法米特有看上了六大暗黑召唤兽,六大暗黑召唤兽也分别用了自己的方式表示了赞同。

  但法米特把头转过来目光再次投在凯瑟琳身上时。

  这时凯瑟琳又感到了那种让她虽然只经历过一次但依然记忆犹新。

  那是在生前马上要断气的时候才会有的感觉。

  她自己都无法去形容那到底时什么感觉,只能说在那时凯瑟琳感觉到时间停止了。

  世界定格在这刻,这时她的思维超过了时间。

  她在这一刻又回想起了,她和法米特的所有发生过的事。

  这所有其实就是她的一切。

  她早就把她的所有交给了这个男人,只是她因为兄妹的关系,因为权利,因为总总那时看起来都是那么合理,这样的不可抗拒的理由。

  但每当这时就只如风中之尘一样如此的轻,微不足道。

  上一次凯瑟琳对这种感觉,感到了无比的厌误。

  她在一开始就对她和法米特的未来没信心。

  因为每当她觉得有能力去拥有他们的未来时,她就会发现自己其实是多么的淼小。

  然后凯瑟琳就放弃了她所认为的她和法米特的未来去追求她所认为的力量。

  后又重复这样的过程。

  几次后她终于发现其实是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时。

  她以无力去做什么了。

  这时的凯瑟琳感觉到的不是法米特和夏洛堤她们的目光。

  而是命运对她最后的宣判。

  这次的凯瑟琳依然感到了自己的微不足道。

  可她只是平静的等待,凯瑟琳不会再为什么而且抱怨。

  也不会再为什么而去不甘心。

  她就是平静。

  这平静不用刻意的去保持。

  凯瑟琳为她自己现在的平静找了个解释。

  就是凯瑟琳对她的未来有信心。

  所以她平静,这不是说她知道未来会怎样,而是说她对未知的未来有信心。

  她现在相信着什么?不是说凯瑟琳具体去相信着那个人,什么事。

  而是单纯的相信。

  因为她相信着什么,所有她有信心,因为她有信心所有就算面对命运对她最后的宣判她也可以平静的等待。

  在凯瑟琳平静的等待中,只听法米特就说道“姐姐等下,就请你第一个上船把。”

  听到这话后本来平静的凯瑟琳。

  马上就泪流满面。

  是的热泪马上就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脸部的表情还是平静的表情。

  这幕被别人看去的话凯瑟琳的泪水,完全就是自来水只要拧一下就来。

  在法米特,夏洛堤,六大暗黑召唤兽眼里却不是这样。

  自来水拧一下就来的原因是在你拧开水龙头前,自来水管里就有水在那里了。

  凯瑟琳能这么快的流下热泪这说明凯瑟琳变了,凯瑟琳改变了自己。

  让自己变得简单而又纯粹。

  看着凯瑟琳的眼泪法米特伸出双手帮凯瑟琳抹泪,法米特正想安慰凯瑟琳几句时。

  ”

  哄哄哄……”

  只听天边传来一阵巨响。

  法米特随声望去正事黑球的那里发出的巨响。

  一道白色的身影正在由下至上的反复的冲击这那团黑球。

  巨响正事因为那白色的身影反复的冲击黑球发出的。

  “快!”

  夏洛堤向法米特喊道。

  法米特听到夏洛堤的声音后把刚刚还在帮凯瑟琳擦脸的右手往上一抬,右手大拇指按在了凯瑟琳的眉心上。

  一按凯瑟琳全身就发出了温柔的白光。

  这光明亮却不刺眼。

  凯瑟琳化成了一道白光飞向了天尽。

  凯瑟琳飞行的方向就是幽灵船的方向,凯瑟琳用这种方式上船是逼不得已的。

  就在刚刚凯瑟琳全身发出了温柔的白光的时候。

  “哄哄”

  的巨响声结束了。

  同时怒吼声也结束了。

  只有呜呜的类似败犬的呻吟。

  黑球本身也停止了晃动,看起来是不会再像刚刚那样晃动了。

  但这些变化并没引起法米特他们的关注,这时法米特她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凯瑟琳那里。

  法米特知道现在是个关键的时候,说实话法米特现在真正的想法是觉的自己出手都有点晚了。

  但出手时先不征求下夏洛堤她们的意见等下不知道又会出什么事。

  无赖啊!法米特已经明白了夏洛堤和凯瑟琳两个就是相反面,举个例子如果夏洛堤高兴那么凯瑟琳就会因为夏洛堤高兴的事引起她的愤怒,所有在遇到与她们有关的事的时候最好是先做好另一边的工作。

  所以法米特这样做了。

  现在法米特只是希望来得及。

  天边传来的呜呜的类似败犬的呻吟也是从黑球那里发出的。

  在那里正在发生一件很奇怪的事。

  那团黑球近看才发现。

  那黑球其实事一头黑龙的龙头,这龙头从远处,看上去是个黑球是因为这条黑龙已经被打的太惨了。

  完全都被打得变形了,近看就像个特大号猪头。

  龙须完全没了嘴上是光的,口鼻溢血,龙角只有一个,另一个断了还在往外冒血。

  眼睛眯着,脸全肿了。

  还不停的发出败犬般的呜呜声。

  这条黑龙非常的巨大,现在只是龙头出了境界隧道,后面的龙身不知道是被卡住了还是怎么回事依然还在境界隧道里没出来。

  在龙头的下颚下方和一对龙角的两边各在空中立着一个身影。

  下颚处是一身白衣的心灯留在这个空间的残影,另两个也是心灯的残影一个因为牡丹的力量不够而留在境界隧道里的。

  一个是被牡丹召唤回了人间。

  这两个残影分别立在一对龙角的两边,他们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外形十分的狰狞。

  断的那个龙角的残影是个魂魄虚影,化成一个穿着褴褛黑袍的男人,若隐若现,两手收拢在黑色袖子里,头上用黑色绷布密密麻麻地缠住,就只有一只左眼没有遮蔽在黑色绷布下,碧绿如玉的独眼、不住露着血色的狰狞白牙,看上去就是个择人而噬的恶魔。

  那一口的狰狞白牙再配上本来还算英俊的脸型,到这时给人的感觉好像一直对着你怪笑。

  而另一个也好不到那里去相貌和轮框还能认出是心灯,但整个的容貌已经全毁了额头生角、眼如铜铃、口冒獠牙,半张脸血肉模煳,狰狞可怖,已经是个妖怪了。

  被三个心灯的残影围在中间的黑龙正是黑龙王茅延平。

  他会落到现在的下场完全是因为经验主义导致的惯性思维造成的结果。

  茅延平喘息着,像一只败犬一样的呻吟着。

  茅延平他现在也后悔的时间都没有,他现在正用精神向心灯求着饶。

  茅延平能用精神和心灯沟通完全是因为心灯曾经被他改造过,最开始只是为自己玩弄心灯而留的后门。

  但现在却是他最后的希望。

  茅延平现在这样的害怕不是因为会被杀死。

  其实茅延平现在的身体心灯也只能把他打的半死,别说心灯就算是创世神来了都没把握能杀了现在的黑龙王。

  茅延平害怕的是心灯想吧他送入霸者之证里。

  这也不是全部的原因霸者之证虽然是七圣器之一但也困不足现在的黑龙王。

  霸者之证现在,在精灵国的监狱里而精灵国已经被他的父亲控制。

  茅延平成为黑龙王前是对自己父亲下了杀手,把他老爹打成了重伤才当上了黑龙王。

  如果茅延平一旦被封入霸者之证,当他慢慢从霸者之证里爬出来的时候。

  就是他老爸收拾他的时候。

  头先出来就打头,手先出来就剁手。

  不孝子都怕老爸。

  人是这样黑龙族也同样如此。

  茅延平在用精神不停的给心灯求着情,准确的说是给三个心灯的残影不停的发了精神信号。

  因为这是茅延平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

  三个都是虚体的同时,三个同时也是实体。

  三个都是心灯的一部分,应该是有着某种联系但茅延平在现在生死攸关的时候一时也想不出答桉。

  所有他干脆有这个笨办法。

  全面方位覆盖。

  这是很费力的。

  茅延平给心灯发的精神信息大概意思就是,你放过我,我就让你们全家团圆。

  你现在这样的强,我可以通过一些方式让你复活。

  以后绝对不再为难与你们。

  你知道我一向说到做到。

  这样的话。

  茅延平是否能说话算话,心灯心里明白身为黑龙王的茅延平现在说的话一定是真话,也一定算话。

  因为心灯他们一家只是茅延平以贡在无聊时娱乐的玩具,茅延平的报复目标是约翰.是约翰的父母是他们一家。

  茅延平说出这样的话后,就放松了下来。

  茅延平以他对心灯的了解,他觉得这是心灯无法拒绝了条件。

  可人是无法真正的了解一个人的连自己都不行。

  茅延平又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

  经验主义害死老鸟啊!那怕你是黑龙王短时间里连犯两次同样的错误也是后果很严重的。

  所以在茅延平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心灯一口气,就像扔一条死蛇一样。

  扔进了霸者之证里封印了起来。

  在这个空间里霸者之证的入口就是心灯起先为了激怒凯瑟琳和六大暗黑召唤兽所做出的画幕。

  画幕本身没这功能,但当时为了装饰画幕而从霸者之证取来的鲜花。

  就可以充当通往霸者之证空间的坐标。

  茅延平在他无尽的生命里用了很久很久的时间才想明白今天发生的是。

  心灯这家伙的特点就是在关键时候要任性。

  完全不计后果的那种任性。

  心灯那边的事情发生的太快所以在下面的法米特他们都没看到黑龙王怎么被心灯秒杀的。

  法米特他们还在目送着凯瑟琳化成流星上幽灵船的美景中。

  可身为凯瑟琳对立面的夏洛堤就不会去注意凯瑟琳的事。

  夏洛堤望着刚刚黑龙王消失的方向。

  抬着头,伸长着美丽的白颈。

  嘴张成了呕型,吃惊的发不出声来。

  夏洛堤觉得自己的认知已经被完全的扭曲了,明明就是最强大的存在。

  被海扁成了一只死狗不说,被别人像拖猪一样拖出境界隧道也不说。

  但被像扔一条死蛇一样的秒杀这就让夏洛堤彻底傻眼了。

  如果这样的事都能发生是不是她和法米特只要找对了时机也可以这样秒掉创世神。

  想到这夏洛堤已经开始凌乱了。

  夏洛堤定格在了抬头望天的姿势上。

  当凯瑟琳的光影完全消失在天尽是法米特终于回过神来,当法米特看到夏洛堤抬头望天的姿势时。

  法米特整个人都看呆了,他这时看到夏洛堤现因惊讶嘴张成了O型,而O型的嘴形突出了夏洛堤那对艳红的双唇。

  因抬头而显出的白皙的脖颈被金发和黑色的铠甲衬托的更加醒目。

  法米特这时候头脑里突然蹦出两个字深喉。

  如此艳丽的红唇,他却能让它含住自己的阴茎这是多么美妙的事,这不仅限于身体的享受,还有视觉的冲击。

  这冲击会让法米特的精神感到无比的兴奋。

  先让夏洛堤用那烈焰般的红唇含住自己的阴茎,再是在口腔内自己的龟头与夏洛堤灵活而又温暖的舌头接触。

  夏洛堤会用灵活而又温暖的香舌在口腔里帮自己,全方位的撩拨龟棱沟。

  夏洛堤一定会那样做因为夏洛堤知道那是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在那么狭窄的地方做这样复杂的动作。

  会在感到温暖紧凑的同时,龟头也能得到最强的刺激这样的感受会让自己瞬间登上天堂但却不会马上射精。

  法米特自己深信这点。

  因为这是法米特自己原来就得到的经验。

  按这样发展下去,接下来就是在夏洛堤口腔里抽插的同时,夏洛堤还会像刚才一样用舌尖挂扫龟棱沟,不断的给龟头最强的刺激。

  龟头会因不断的刺激而亢奋变大,当夏洛堤感到口腔已经无法在容下不断因亢奋而变大的龟头时。

  夏洛堤就会停止用舌尖对龟棱沟的挂扫。

  转化成用舌苔由下而上的托起口腔里的龟头,值到把龟头顶到硬腭处,后舌苔继续加力,只是舌苔使劲把龟头往上顶。

  在舌苔和硬腭的包夹下。

  让本来是因刺激充血变成圆形的龟头。

  压成椭圆形这样龟头中间本来闭合成一条细缝的马眼就被挤开成一个小小的圆孔。

  在马眼在被挤开后夏洛堤会用力一吸。

  这时法米特就会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夏洛堤的这一吸从马眼吸出来了。

  但这样并不能让法米特缴枪。

  所以夏洛堤还会前后的晃动头部配合法米特的抽插。

  在加上时不时的挤压和吸吮,法米特很快就会喷发在夏洛堤嘴里。

  但这次法米特不会在这样简单的被打败了。

  法米特已经暗暗下了决心。

  这次哥要玩的是深喉。

  法米特还在沉静自己的意淫时,突然身后传来一阵低沉的虫鸣。

  这虫鸣与平时六大暗黑召唤兽发出的虫鸣不一样。

  这虫鸣只是一阵呜呜声,就像有人在捂嘴哭泣,又像用低沉的声音向法米特倾述这什么。

  听到这声音的法米特没有动作,只是站在那里面带微笑,缓缓的转过身来。

  带着微笑看着正在发生的一切,本来是半虫半人的六大暗黑召唤兽现在是虫体的那部分开始了风化。

  会出现风化这样的现象其实是那部虫体枯萎的太快了。

  这枯萎是由内到外的,但在人们的眼中看见的就是本来五颜六色的虫体瞬间就统一变成灰色。

  然后灰色的虫体出现裂纹后碎裂成一片片,在下落时还没落到地面就化成了尘埃。

  虫体脱离后就能看到真身了。

  虫体自然脱离的这个过程其实不慢,但法米特就是感到这个过程很烦人。

  这时夏洛堤也从刚刚的惊讶中回过神来,看着法米特焦躁的表情。

  夏洛堤就明白了法米特他此时的心情。

  越是接近成功的最后一刻,越是静不下心来。

  法米特这时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的原因其实就是夏洛堤。

  因为要救夏洛堤,法米特在境界通道的夹缝里待了500年。

  法米特能在那里存在这么长的时间,不仅是与创世神的预定。

  最关键的是法米特他自己有这能力才会有和创世神缔结契约的事。

  而法米特的能力有很大一部分就来自于六大暗黑召唤兽。

  可以说如果没用六大暗黑召唤兽,法米特今天是否能在这里很难说。

  夏洛堤知道为了自己法米特做出了牺牲,但其实做出最大牺牲的人并不是法米特而是他身后的六大暗黑召唤兽。

  六大暗黑召唤兽为了成全法米特的心愿,就在暗无天日的监牢中,多受了500年日夜不停惨无人道的折磨。

  夏洛堤知道这时法米特表现出来的焦急,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的,在外表所表现出来的焦急里面是一个等待最后判决的罪人,同时也是一个为了熬过那漫长的等待,在等待中就已经提前燃烧掉了成功后的喜悦的苦行僧,在渴望解脱的同时害怕着解脱那时一刻的到来。

  这时法米特需要帮助,夏洛堤向法米特站的位置走去。

  法米特感觉到一只手达在了自己的肩上。

  法米特转过头看到了夏洛堤的脸,法米特知道夏洛堤在对他说着什么但他只看见夏洛堤的红唇在动却没听清,夏洛堤到底说了什么。

  法米特只是呆呆的盯着夏洛堤性感的红唇,又回到了刚才意淫中。

  这是法米特本能下的对现实的逃避,当人长时间疲劳驾驶时就容易分散注意力。

  这是因为长时间疲劳驾驶让你身心感到无法负担的承重,注意力的分散是本能的保护自身的行为。

  夏洛堤一看法米特现在的呆样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夏洛堤没在继续刚才对法米特的安慰,夏洛堤知道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夏洛堤给了法米特一个微笑。

  这是一个惯性的微笑,从表面上与其他的微笑没什么不同。

  因为这个微笑本身就与以往的微笑没什么不同的。

  在他们两刚刚发生关系后,夏洛堤就常常在法米特面前露出这样的微笑。

  这微笑是当法米特被夏洛堤所吸引时就会,情不自禁地出现。

  法米特有很多女人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夏洛堤不在乎这些但不代表她就没有这样的想法。

  她是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女人。

  虽然她一直在别人眼前隐藏这点,但她在决定要和法米特在一起后,就没有去隐藏反而是竭力的去表现。

  而且是一开始就自然完美的表现出来,就像这微笑。

  这微笑曾经让法米特那样的着迷,就算现在已死后身为亡灵的法米特也被这微笑迷得不知天南地北。

  夏洛堤的微笑就是法米特的海洛因,其实对法米特来说,只要是他心爱的女人都是他的海洛因。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就是无论法米特有多少女人但到最后他们的感情都只有一个结局。

  等于法米特他在感情中只是在重复,但法米特不会觉得枯燥。

  法米特只会在无限的时间里发现她们肉体的不同,和在精神上最终的归一。

  这点在夏洛堤这也一样,夏洛堤现在自己也是亡灵在一切都已成定局的情况下还会,依然对这法米特发出这样的微笑。

  站在女人的角度来说这是身为一个女人的悲哀,但对于现在来说,已经成为亡灵的夏洛堤,马上就要和法米特一起登上幽灵船成为半神的夏洛堤来说,这是未来还会更幸福的信号。

  是什么就做什么。

  这就是夏洛堤,她在生前如此,在无头骑士时也是如此,现在死后她依然如此。

  夏洛堤把一只手放在嘴前摊开手掌,后向六大暗黑召唤兽方向轻吹一口气。

  一阵微风吹起,这阵微风温柔的拂去了六大暗黑召唤兽已经风化的虫躯。

  让它们随风化成了尘埃。

  在这同时天上的心灯三个残影也已经消散去两个。

  只剩一身白衣的一个残影,白衣心灯从袖口掏出一对玉镯凝视片刻后手一挥开启了个小型的境界隧道,后盯着那境界隧道看了一会。

  双手将那一对玉镯握在手里,当手里玉镯发出乳白色光亮时。

  心灯就把这对玉镯抛入了境界隧道里,当发着乳白色光亮的玉镯刚刚进入境界隧道,境界隧道就闭合了。

  也在这同时心灯的最后一个残影瞬间也就湮灭了。

  灰飞烟灭,彻底的消失。

  心灯的最后的下场完全是他自己造成的,心灯不把黑龙王封印在霸者之证的空间里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心灯被凯瑟琳封印过灵魂,出来时心灯变强了就和霸者之证有了联系。

  凯瑟琳本来就是霸者之证的原始主人当然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六大暗黑召唤兽的本体也是被凯瑟琳用霸者之证的能力封在地牢里折磨。

  心灯为了他自己的恩仇把黑龙王封印到了霸者之证里,一个霸者之证是无法封印黑龙王的。

  黑龙王会先占满霸者之证里面的所有的空间然后再破封而出。

  所以曾经与霸者之证有联系的都会被抹去。

  这是凯瑟琳能第一个上船的原因。

  也是六大暗黑召唤兽能回复的原因。

  同时也是心灯会有这样下场的原因。

  心灯是自己作死怎能不死。

  心灯的灰飞烟灭没能让任何人察觉。

  人的出生是别人的事但自己的死却是自己的事。

  想在死的时候被别人关注到,这其实是很可笑的事。

  心灯没有做这样可笑的事,在刚刚开启小型境界通道时心灯曾犹豫过。

  心灯也有这样的想法穿过那里与自己的爱人和自己的女儿再见最后一面,那样就能让自己安然的离去。

  是的这样能让自己安心,但有必要吗?自己安心了,最后还是要灰飞烟灭。

  在自己的爱人和女儿面前湮灭吗?那出了带去哀伤和更多的伤害。

  心灯看了在他爱人和女儿身边的那个男人。

  那家伙就是个畜生,一个种马。

  一个很年轻的畜生种马。

  她们现在的处境不好可以说很糟。

  但自己已经无法再去为她们做更多的事了。

  自己的时间快到了,换了其他人到了现在已经可以放手了。

  但心灯不会这样做,他总是这样的任性。

  他将自己还剩下的所有的力量注入了一对玉镯里,抛入了境界隧道。

  这是一个机会,留给自己女儿的机会也是留给自己爱人的机会。

  而能形成这个机会的重要因素就是她们身边那个男人的年轻,男人就以为这有能力改变。

  而年轻以为着这个男人还能改变的人和事物还很多。

  心灯最后做出的选择是托付。

  心灯认为爱就是对爱的人好。

  无论怎样都要给她们自己觉得最好的,有时这样的好是苦和痛。

  成事在天,谋事在人。

  做与不做其实是两回事。

  在心灯的意识里对选择的理解很简单就是前进与后退。

  前进就是一定会遇到阻力,但后退就没有阻力。

  在黑龙王最后给心灯求饶时心灯如果后退了就没事了。

  可心灯要给他爱的人,他认为最好的所以心灯前进了。

  湮灭了,他把自己最爱托付给了一个年轻的男人。

  虽然这个男人现在还很不成器,但这个年轻的男人是一个可能,当心灯把玉镯抛入境界通道时,他就把这个可能变成了希望。

  为了这个希望消耗了心灯所有,在没人任何人察觉时灰飞烟灭是心灯最后结局。

  一件事只发生过一次是毫无意义的。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所以是毫无意义。

  人们会了不让自己的存在变得毫无意义,所以人们需要孩子。

  心灯的玉镯就是给自己女儿的。

  有部分特别牛的人也可以不用这样,例如在下方,地面上正在开无遮大会的法米特就是这样的个别。

  真是人比人的死,货比货得扔。

  上面那位为了给自己的爱人和女儿一个希望,把自己都给弄没了。

  而下面这位而马上要和自己的女人们封神成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