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39章 罪不至死

作品:超凡鉴宝师|作者:敲地鼠|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02 11:14:27|下载:超凡鉴宝师TXT下载
  “是黑哥逼我这么做的,我也是被逼无奈呀,给大哥念在我是初次犯错的份上,你就饶了我吧。”

  领头者根本就不敢让陈锐问第2次,忙不跌的就交代了。

  陈锐听着却是直接愣住,“黑哥,那个黑哥?”

  领头者同样呆了片刻,觉得难以置信,陈锐居然连黑哥都不认识。

  但是他也不敢说出心中的想法,连忙继续老实交代,“他的外号叫黑子,是机场那一片的流氓头子。”

  停顿片刻,领头者也不敢再有丝毫隐瞒了,就继续交代。

  “给了我们一笔钱,让我们演了这一出,说是要制造混乱,然后趁乱将您教训一顿,要是再能从您身上讹点钱,那就更好不过。”

  陈锐这才想起来刚下飞机的时候,跟闻达一起碰上的那一伙人。

  也紧接着唇角一翘,泛起一抹如同死神般的嗜血弧度,“要想让我既往不咎也行,带我找到黑子,不然……”

  陈锐威胁的话音都还没落地,领头者就忙不颠的点头,“我知道他在哪,我现在就带您过去。”

  陈锐带着领头者重新上车。

  周围围观群众此刻是再没一人敢拦了。

  距离机场不远的村子里,一间看着毫不起眼的民宅门口。

  陈锐和领头者从车上下来,领头者连忙指着民宅大门,“就在这里面,黑哥就在这里。”

  “我们行动之前我还跟他打过电话,他让我们完成了任务就过来一起喝酒庆祝。”

  陈锐不等领头者的话音落地,便直接走到了大门口,也紧接着一脚踹出。

  砰!

  一声巨响,传来铁门,轰然飞起,重重的砸落在地,震得地面巨颤,令得此地仿佛地震。

  领头者惶恐不安的同时,此刻心里很有庆幸。

  幸亏陈锐一直没有跟他动手,要不然那一脚飞出来,他这小身板恐怕当场就要被踢碎了。

  看着面前的平房,陈锐眉头一皱。

  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屋子里也没发出半点动静。

  难道已经人去屋空了?

  皱着眉头,陈锐迈步走进去,里面的房间一间一间房门全部踹开。

  却是仔细的搜寻了一圈,都没找到半个人影,只有大厅中有一桌吃到一半的菜。

  陈锐伸手碰了碰装汤的盆,还有余温。

  原来那些人才刚走不久。

  露出一抹冷笑,陈锐掏出手机直接给胡磊打电话,也没工夫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遍,只是爆出了这里的地址,让胡磊帮查一下里面的人跑哪去了。

  这个村子因为距离机场很近,不少民宅改成了酒店,客栈,随处可见监控。

  陈锐挂断电话,过了才刚三分钟,胡磊便又打了过来。

  胡磊已经查到了,黑子带着几个手下,根本就没走远,在这村子里就在距离这里只有几百米的另外一间平房内。

  ……

  一栋平房内。

  “黑哥,要不我再让人送几个菜过来,咱们再接着喝?”一名手下陪着笑脸问道。

  黑子一直抓起旁边的烟灰缸,便直接砸过去。

  那名手下也不敢躲,但不知道是黑子的准头不准,还是他根本没想伤人,只是砸在了那名手下旁边,并没有砸伤人。

  “吃吃吃,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情况了,还想着吃,你是饭桶吗?”139中文

  听着黑子的怒骂,那名手下也敢怒不敢言。

  黑子在大厅里焦急的来回走了几圈,又觉得不放心,又招手叫来那名手下,“你悄悄的到那边去看看那小子有没有找到那里。”

  “不必了。”一道声音也在这时紧接着传来。

  现在已经正在院子里正向大厅走来的陈锐,黑子和他的几名手下全部吓得情不自禁的后退,也个个面色苍白如纸。

  之前跟陈锐的那一场交手,他们如今还记忆犹新。

  也根本不敢再打了,也都知道打也没用,只有被虐的份。

  很快,陈锐走到了大厅里,看着已经贴到了墙根处的几人,不屑的笑了笑,停下脚步。

  “之前分别的时候,你说你背后还有人,什么人?”陈锐问道。

  黑子眼神闪烁一番,随后又感觉恼羞成怒,咬牙咬牙,掏出手枪直接上膛,将枪口对准陈锐。

  “老子背后有没有人,有什么人,那是你有资格过问的吗?”

  “这之前就说了,你敢招惹老子,那就绝对没好下场。”

  听着这番话,看着黑子那握着手枪的发抖的手,陈锐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指着自己的眉心,“来,有本事你就直接往这打。”

  一边说,陈锐一边向前走去。

  黑子的心也在此刻狂跳不止,握枪的手也越来越颤抖。

  “别以为老子不敢开枪,再敢上前一步,我立刻就崩了你!”黑子紧接着威胁道。

  陈锐却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依旧一步一步的向前。

  随着陈锐越走越近,黑子心中的惶恐越来越多,握抢的手也终于不抖了。

  眼中露出一抹疯狂,也紧接着闪出一抹寒芒,随后便开始抠动扳机,准备直接将陈锐给毙了。

  咻!

  陈锐也在此刻身形一闪,以s型的走位向着黑子逼近。

  砰!

  急剧的枪声紧接着想起却根本没有打在陈锐身上,而此刻陈锐已经来到了黑子身侧,大手更是快若闪电的探出。

  咔嚓!

  清晰的骨头脆响,紧接着传来黑子的拿枪的那一边,胳膊被陈锐给卸掉,手中的枪也直接被夺走。

  这一刻,却根本顾不上自己手中的疼痛,脑海之中就不断的回想着之前的那一幕,想越是不安,越想越是惶恐。

  这小子简直就不是人。

  自己刚才开枪的时候,与他的距离最多只有两米,这短暂的距离怎么可能打不到人?

  这小子却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之内躲开,而且还来到自己面前把枪夺走。

  此刻,一直看着陈锐的目光,就如同看鬼一般。

  陈锐冷冷一笑,随后直接挥舞着手中手枪,一下接着一下向着黑子身上砸去。

  “哎哟!”

  “啊啊啊!”

  “别打了!”

  黑子惨叫连连,哀求不断,最后干脆就直接跪了下来。

  “求求您了,再打要死人了!”

  “饶命呀,呜呜呜!”

  “我虽然坏了点,但我之前真没想杀人,我罪不至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