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十七章 接连而至的案件XI

作品:顾探又在凶案现场撒狗粮|作者:颜思沫|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4-08 12:34:52|下载:顾探又在凶案现场撒狗粮TXT下载
  三人在去往张铭恩前妻家的路上,给季李打了电话,让他调查张铭恩以及李秀莲的档案资料。

  很快,他们来到了李秀莲的住处,一所高档的小区公寓楼。

  给他们开门的,是一个30出头的年轻男子,他笑着问:“你们是?”

  周长青没多做解释,而是将自己的工作证拿了出来,随后开门见山道:“有一起案件,需要李秀莲女士配合调查。”

  男子嘴角的笑意瞬凝,不过几秒种后,又重新展露笑容,将三人请进了屋。

  周长青简单的问了几个问题,对方回答的并没有什么问题。甚至可以说是滴水不漏,就像是提前准备好似的,从容淡定,丝毫看不出破绽。

  所以,问了许久的问题,最终只得出了眼前这个男人,将要和她结婚。而有关于张铭恩的事情,她是一无所知。

  顾黎深知根本不能从对方身上问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便假借借用洗手间为由,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他在众人不注意间,来到了一间儿童房内。

  一个小女孩正在房间里独自玩耍。

  他蹲下身子,拿出了几颗糖果,笑着问:“小朋友,今年几岁了?”

  顾黎问话时的样子,很温柔,如沐春风。

  这与他一贯高冷的模样有所出入。

  可确确实实,是他。

  “我今年8岁了。”

  软软糯糯的声音,奶声奶气的。

  顾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有见过这个叔叔吗?”

  小女孩点头:“这个叔叔很奇怪,总会跟着我。我上学,他会偷偷跟着,我放学,他也会跟着。

  他好像很喜欢我,总会对着我笑,给我买好多好吃的。可每当我问妈妈,他是谁时,妈妈总是沉默。

  不过,最近我好像很久没有见过这个叔叔了……”

  顾黎又询问了几个问题,小女孩把自己知道的统统都说了出来。小孩子,总是最纯粹的,天真又烂漫,也最不会骗人。

  “那……”

  “瑶瑶……”

  顾黎还想再问些什么,但是被一记慌乱的女声给打断了。

  撇过头一看,是李秀莲。

  她抱起孩子,略显紧张。

  顾黎也不戳破她的慌张,没再多说些什么,转身离开了儿童房。

  不过,好像在他踏出门时,隐约有听到李秀莲在低声问那个小女孩:“刚刚那个叔叔都问了你什么?你怎么回答的?”

  声音中有些急迫,也略带紧张,但那个小女孩只是说:“没什么,这个叔叔只是给我吃了糖果,问我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顾黎嘴角微扬,满意的点点头,走了。

  不知为何,他对于这个小女孩,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或许,单单是因为她长了一双和常安相似的眼睛。

  在和她对话时,他居然会幻想,自己以后孩子的模样,一定会特别可爱。

  一想到这儿,他嘴角止不住的笑意,脸色也自然柔和,难得露出一副温柔的模样,倒是像极了一位慈爱的父亲。

  他本身生的好看,在加上难的一见的柔和样子,自然让一个懵懂的孩子觉得亲切,愿意与他靠近。

  出了李秀莲家的门,三人钻进了警车里,在回去的路上,有关于张铭恩以及李秀莲的个人档案信息,就传输了过来。

  顾黎看了一眼资料,目光最终停留在某一处。

  张铭恩买了两份巨额保险,一份受益人是李秀莲,而另一份的受益人则是张母。

  购买时间正是在三年前。

  但保险内容为张铭恩本人死于意外后,才可领取。

  保险,无故失踪……

  顾黎眸光流转,线索千丝万缕的向他涌来。

  忽的,他像是将整个事情都贯穿了起来,明白了之间关联。

  常安看着他微扬的嘴角,以及若有似无的笑意,试探性的问:“有新发现?”

  “嗯。”顾黎颔首轻点。

  “是什么?”

  常安和周长青翘首以盼,等待着他的回答。

  “张铭恩并不是突然失踪,而是有预谋有计划的,我现在有理由怀疑,张铭恩,李秀莲以及整个张家涉嫌骗保。”

  “骗保?”

  常安一怔,但瞬间像是明白了过来,豁然开朗:“怪不得。张家奇迹般的一夜暴富,而张铭恩的女儿的病也得以痊愈。

  还有,当我们提及张铭恩时,张家人总是在有意无意间刻意回避。这就是他们想要隐瞒的事情。”

  顾黎眉间一挑:“死者,我根据现有的资料,大致上已经确认了他的真实身份,他就是张铭恩。

  我大胆猜测,三年前,死者曾在偶然间遇见了真正的曾志祥,发现两个人的相貌有五分相似。

  于是,歹念心生,利用某些手段,制造了自己的‘死亡’,最终顺利拿到了巨额保险。但这个代价,就是他不再是他,只能顶着别人的身份生活。

  他的前妻,肯定是知道隐情的,当然,张家也是。否则,张铭恩就此消失,两方怎么会如此平静的不起一点波澜?

  甚至是双方都参与其中,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配合,最终才能拿到这份高额保险金。

  而根据村民们的叙述,有关于张铭恩,只知道他失踪了,却不知道他是否死了,或许是因为真正死掉的人,是曾志祥。

  所以,两方都没有大张旗鼓的向外透露‘张铭恩已死’,而是在拿到巨额保险后,悄无声息的将真正的曾志祥下葬。

  从此,世界上再无张铭恩这个人了。

  原本,这样的生活过得很平静,但在不久之前,这份祥和却被打破了。

  或许,是死者发现自己老婆将要和别的男人结婚,而自己的孩子也将更名,于是按捺不住,想要将自己的身份捅破,李秀莲阻拦未果,而心生杀意。

  又或许,是张家不想自己现下拥有的好日子付之一炬,所以暗地里把受害人杀了……”

  “那到底是李秀莲这一方的动机强烈一些,还是张家?”周长青问。

  顾黎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向常安:“你觉得呢?”

  “我觉得……两方合谋的几率更大一些。”

  周长青:“为什么?”

  常安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一种直觉。”

  顾黎眼底笑意更深。

  “你也这样觉得,是不是?”

  常安望着顾黎那一双深邃的眸,低声问。

  顾黎双手环在胸前,微笑颔首:“案情我已经全部了解了,眼下,就差直接证据了。

  就别瞎猜了,回去找证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