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66章 男女搭配

作品:我在殡仪馆做化妆师|作者:百宝嵌|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4-08 12:32:03|下载:我在殡仪馆做化妆师TXT下载
  “怎么应对?有什么办法吗?”刘法医的声音有些打颤,手臂也在轻轻抖动。

  我边撸袖子,打趣道:“你刚才不是挺厉害吗?怎么这会儿怂了?”

  刘法医的身子向后缩了缩,支支吾吾地说:“我……从小就害怕虫子,更何况头一回遇到这么大个的!”

  “莫怕,哥的肩膀给你靠。”我一手紧握七节鞭,一手拍了拍自己的肩头,示意刘法医靠过来,然而她却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你们俩人也太不把老子放眼里了吧,居然秀恩爱,好啊,老子让你们死得快,宝儿杀了它们。”

  我和刘法医愣了,刘老鬼还知道秀恩爱死得快的梗,心态很年轻啊。

  “宝儿是蛊虫的名字吗?”我难以置信地问。

  “废话,难不成是在叫黑疤叔。”刘法医白我一眼。

  呼哧……

  眼前这只叫宝儿蛊虫蠕动着身躯,朝着我们逼近。

  它的嘴巴像一个巨大吸盘,鲜红而狭长,里面长满了细密的牙齿,方向全部向着里面。

  这就是典型的倒齿,一旦被它咬住,它就会把猎物越吸越紧,直至将其吞入腹中。

  “这只蛊虫的脾气,肯定不如它的名字温柔。”刘法医语气很沉重,紧盯着已经张开血盆大口的蛊虫。

  我抡起七节鞭对着蛊虫的脑袋打去,虽然它个头很大,但动作有些笨拙。

  所以,结结实实挨了我一闷棍。

  “美女,看到了吗?我先招呼它了,就这么来……”

  我正夸耀着战绩,蛊虫扭动身子朝我咬来。

  “卧槽,这家伙挺阴险啊。”我赶忙躲闪,衣服还是被撕扯到了些。

  “你没事吧!”刘法医见状没有躲闪,举着枣木剑冲向蛊虫。

  我有些震惊,心想这姑娘真仗义,明明害怕蛊虫,却为了我冒险冲锋,这样的姑娘谁不喜欢呢!

  “你不要过来,我一个人可以……”我想把七节鞭从蛊虫身上抽离,却发现蛊虫皮肤表面有一层黏液,将七节鞭死死地黏住。

  我费了好大一把劲才将其抽离,结果惹了一身的腥臭味。

  “今天老娘要你的命。”刘法医凭借惯性将手中的枣木剑刺入了蛊虫的身体,发出噗嗤一声闷响。

  “可以呀,有两下子。”我对刘法医称赞道。

  刘法医扭脸冲我微笑,就在这时,蛊虫猛地调转方向,对着刘法医扑去。

  蛊虫的身体像波浪一样涌动,聚集到它的头部,于是来第二波。

  我大喊道:“不好,它要射了,快躲开。”

  “啊?一只虫子能射什么?”刘法医诧异地看向我。

  “我哪里知道,只有射出来后才知道嘛!”我抡起七节鞭对着蛊虫猛击几下。

  不料它身体涌动的速度反而更厉害了。

  噗嗤……

  一股淡黄色液体从蛊虫口中喷出,速度相当快,直奔刘法医的面门。

  刘法医猛地侧身,侥幸躲过了蛊虫的攻击。

  “这是什么东西!”刘法医大喊。

  “不知道,肯定不是好东西。”我猜测道。

  “不对,你看地上!”刘法医指着蛊虫喷水的位置。

  只见那处地面冒着白烟,并且发出滋滋地声响。

  “好嘛,合着这蛊虫不是一肚子坏水,而是一肚子硫酸,水泥地都冒烟了。”我回想起刚才刘法医躲避的惊险一幕,不由地心有余悸。

  万一喷射到她脸上,那还不直接给毁容了。

  “刘老鬼,你个王八蛋,有种出来单挑,让一只臭虫子替你出头,还要点脸吗?”我不知道刘老鬼在什么方位,便对着半空臭骂几句。

  “哼,小孩子才讲究规矩,大人只在乎成败。”刘老鬼声音从天空中传来。

  听到这一句,我有点想笑,这特么不是电影台词吗?

  刘老鬼没事的时候还去看电影吗?说起话来一套套的。

  见过文艺青年,但没见过文艺老鬼,真是开了眼啦。

  刘法医指着天,骂道:“老东西,别躲了,有种现身,跟老娘大战几个回合。”

  “说得好,刘老鬼真不是个东西……”

  “宝儿,你不是饿了吗?还不赶紧吃了他们!”刘老鬼的声音变得诡异而阴沉。

  噗嗤……

  蛊虫对着刘法医又开始喷射腐蚀性液体。

  刘法医赶紧躲避,可由于动作稍稍慢了些,她的外套沾染了一些,瞬间腐蚀出了个窟窿。

  “不好,快把衣服脱了。”

  “什么?脱衣服干嘛?”刘法医还在疑惑,外套上的窟窿却越来越大,最后开始向着肌肤蔓延。

  见此状况,她不敢再耽误,迅速脱掉了外套,露出好身材。

  “好嘛,深藏不露啊,真别说沾了蛊虫的光啦!”我盯着刘法医傲人的身段,喃喃自语称赞几句。

  “你说什么!”刘法医板着脸问道。

  我抡起七节鞭对着蛊虫猛击几下,敷衍道:“没啥事,咱们还是尽快搞定蛊虫吧,万一它再喷到你身上邪恶液体,那可就没得脱了。”

  刘法医挺一下胸,回应道:“少废话,当心待会大虫喷到你下半身,看你还能不能乐出声。”

  “美女,可不敢这么聊天,我身上核心部件还没用过呢,直接废了多可惜。”我插科打诨地回应。

  刘法医忍不住乐了,笑靥如花,很是迷人。

  呲呲……

  蛊虫涌动身体,如同一条肥胖的大蛇,在我们面前摇晃着身子。

  看这阵势蛊虫应该在酝酿时机,估计用不了几分钟,它就会发起攻击。

  我一定要尽快想个办法才行,不然就坐以待毙了。

  刘法医分析道:“对付这种大块头只能智取,它身上一定有死穴!”

  我点点头:“没错,死穴在哪呢?”

  “呦,你问我呢!”

  “不然呢,难道问这只大虫子吗?”

  我盯着蛊虫陷入沉思,仔细观察它的身体结构。

  蛊虫没有腿,身体臃肿,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模样,几乎看不出哪里不同。

  刘法医趁蛊虫不备,将插入它身体的枣木剑拔出来。

  瞬间,一股腥臭的液体喷涌而出。

  蛊虫在地上摇晃着身躯。

  这时,我看到它腹部有一个圆形的气门,呼哧呼哧的扇动。

  “看到了吗?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地方应该是蛊虫的死穴。”我指着蛊虫的腹部大喊一声。

  “你能确定吗?”刘法医疑惑地看向我。

  我苦笑道:“抱歉,确定不了,蛊虫本身就是稀有物种,咱们只能试试,试对了皆大欢喜。”

  刘法医又问:“如果试不对呢?”

  “那就只能接着试,不然还能怎么办呢?”我紧握七节鞭朝着蛊虫靠近。

  “哼,就怕这臭虫子不给我们第二次机会。”刘法医拎着枣木剑寻找时机。

  “把剑给我!”我对着刘法医喊道。

  “逗我呢?我的剑给了你,我不就是赤手空拳了?”刘法医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我将手中的七节鞭递给她:“七节鞭给你,这玩意挺好使。”

  “你确定?”刘法医脸颊上浮现出质疑。

  我肯定道:“在我手上挺好用,在你手上就不知道了,先熟悉一下吧。”

  虽然刘法医嘴上说着不满,但还是跟我交换了武器。

  “别说,枣木剑还挺顺手的。”我挥舞着枣木剑称赞道。

  呼哧……

  蛊虫张开血盆大口朝我扑来。

  我赶忙躲闪,想着对蛊虫腹部的命门发出攻击。

  不料它半弓着身躯,用肥嘟嘟的肉将其护住。

  我用枣木剑对其猛刺几下,竟然没有刺破。

  定睛一看,原来它腹部的肉磨出了一层硬茧子。

  “美女,蛊虫护住了自己的死穴。”

  “那怎么办?”

  “嘿嘿,我有个大胆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