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42 要玩仙侠?

作品:进击的导演|作者:划一蓝|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9-15 19:34:27|下载:进击的导演TXT下载
  尹子雄摇了摇头。

  “不会,就像之前有记者问我获奖了会是我的动还是枷琐一样。我接下来要做的是寻求突破,而不是一味的重复过去。所以,不会重点放在拍系列片上,还是会在新电影新故事上。”

  “那你有方向了吗?”理查德的问题是一环扣一环的。

  “有了一些方向,还在摸搜。”

  “比如呢?想做出一些什么突破呢?技术上的,故事上的,还是理论上的?”

  “技术上与故事上吧,理论上的突破不是我这个年纪该干的事。我还是想在特效技术上,视听语言的突破上都会做些尝试。故事上呢,我想现在市场主流的故事套路好莱坞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会尝试开辟一下带有中国武术元素的仙侠电影、神话电影,我想在这个类型片中结合新特效、新故事。”

  “哇喔,这是什么故事?还没有中国导演拍过吧?”一直没波澜的理查德终于发出了一个机械的赞叹。

  “有,中国有一个导演做过,而且在仙侠电影中的特效做得还非常的棒。他叫徐克,在2001年时就拍过一部仙侠电影《蜀山传》,那个电影基本上符合了中国仙侠片的大部分的想象要素。其实徐克导演就是在中国开辟了功夫片后,想重新开辟一个新类型门类的尝试,结果没成功。”

  “既然没成功,为什么你还要去尝试呢?”

  “2000年初的环境现跟的环境不一样了,当时他没成功,是有很多的因素的。不仅是故事上的,还有市场太小,新题材观众没有代入感等等诸多的因素。但现在,这些我觉得都不是很大的问题了。”

  “为什么你会这样的判断?”

  “第一是故事上中国已经不缺优秀的仙侠故事了,中国的网络文学近年来发展得非常好,涌现出了一批优秀的仙侠。第二是市场可以容纳这种大制作的电影,当年徐克导演拍《蜀山传》是耗资巨大,但当年中国的全年总票房不过十亿人民币左左,也就是一亿多点美元。所以撑不起这样投资的电影。”

  “但现在不一样了,中国2014年总票房300亿了,不用到2020年,中国电影总票房会突破600亿,甚至700亿。又加现在中国电影在国际市场上也有了一定的接受度,所以撑起大投资中国电影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第三是资本,以前是没有持继的资本供血投资,所以像仙侠类型起不来,但现在不一样,中国投资电影的不缺钱了。”

  尹子雄自信的说道。

  “哦,你这么说,那应该有中国导演在尝试了吧?”

  “没有,现在还没中国导演尝试,当然我也希望有人去尝试。如果没人尝试的话,我会去做的,但不是现在,我现在的拍片计划排到2016年了。”

  尹子雄根本不担心他对未来的计划传回国内,会引起国内的些人的提前入主仙侠电影。

  更不怕国内导演去拍这个,有人拍更好,这是好事,尹子雄不一定非得要做那个吃螃蟹的,做那个领头羊。

  当然,以他对资本的了解,敢去赌未知收益的项目资本并不多。大资本都不会去赌的,小资本有赌性,但却没力量。

  唉,等他真正的拍仙侠电影,估计那也是2020年后了吧?电影是抄无可秒了,必段要靠自己了。

  现在接受采访也不过是提前放放风,吹个牛而已,证明他是有开拓有想法的年轻导演。

  “除了故事类型,你说的技术上的突破,电影行业自3D技术的爆发后就暂时找不到下一代电影技术的发展方向,你认为未来的新技术会是什么?4D、5D、6D?或者全息?”

  尹子雄算是看清了,这个主编的采访方向了,一是先让尹子雄说立场,二是谈论市场,三是谈论未来发展。

  “我觉得不要着急,要把现有的3D技术吃透,3D应用还没有得到更广泛的提升,现在谈新技术为时尚早。”

  “3D技术不是很熟了吗?为什么说3D技术还没吃透呢?”理查德第一次听人说3D还没吃透的,现在的电影3D技术已经很普遍了。

  “那有哪部电影突破《阿凡达》的3D技术了?超越《阿凡达》了?没有吧?至少目前为止我还没看到有,我觉得未来的几年内可能比肩《阿凡达》的,但要说到超越《阿凡达》估计还难。”

  “所以,3D技术真的吃透了吗?不见得,甚至祼眼3D都没突破,谈什么4D、5D之流,或者全息影像?我觉得现在许多的人太浮躁了,老想着来一个惊天的、颠覆性的技术革命。技术革命是需要时间,需要积累的,没那么快。所以,我觉得我们先做好现在的事情。而且,电影技术上的突破往往跟电影行业是没有关系的,反而我们得要看计算机行业的软硬件的突破。”

  “比如说呢?”理查德问道。

  “想要好的技术、好的特效,甚至所谓的4D、5D以及全息这些新技术。首先是要有比现更高的算法,更能处理数据的计算机硬件,也要有更能完美表现的计算机软件,甚至能让人身临其境的线下体验设备。要不然,4D、5D以及全息都不可能实现。但要实现这些,现在的条件短时间内还做不到。所以,电影技术的突破从来不是电影行业本身变革就可以的,这需要当时社会的生产力发展得如何等各方面因素催成了的变革。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去想那些超出现在范围之内的变革,可以多花点心思在现有的基础上如何做到更好。”

  理查德点了点头。“你比许多年轻人更加的理性,能沉得住气,事实上就是这样的。”

  “哈哈,谢谢夸奖,那我不比一般的年轻人稍微特别一点,怎么会比一般的年轻人成功一点呢?”别认为这是尹子雄自吹自擂,没有谦虚,这是在西方,西方就要求人要懂得吹嘘自己。

  “说的是。”

  ……

  接着理查德再问了一些尹子雄个人生活上一些问题,比如‘传授这么年轻能成功的经验’、‘如何管理自己的学习与生活’、‘在片场遇到了知识经验比自己更丰富的怎么办’、‘怎么做到商业与创作的兼容’等等。

  结束完采访,尹子雄还要拍照,《时代周刊》真正吸引人的不是他们的采访,是他们的封面,上了封面就会显得高大上。

  搞完这一些,尹子雄邀请理查德喝了一杯红酒,他特意买的好酒。

  好好睡了一觉后,尹子雄第二天便正式的开机拍电影去了,至于《时代周刊》的采访?

  没那么快上,人家第一期都有计划的,好多都是一个月前早就排好版的。除非特殊情况换稿子,一般都是按步就班的来的。

  回到《疾速特攻》的征场,可能不用太多的介绍大家就知道这会是部什么样的电影了。

  杀杀杀,释放暴力基因的电影。《疾速特攻》就是让观众看起来像玩CS之类的对战游戏一样,爆头,一枪解决问题。

  吴京对于尹子雄这样的解释很是无奈,他甚至还在抱怨。

  “老弟啊,为什么在别人那里你是各种优秀的手段都用上了,到了我这里就是粗暴的杀杀杀了?能不能来点有难度的?我也是可以演那种入围奥斯卡电影的男主角的。”

  “哈哈,别想了,我最多再拍两部拿去获奖的电影,以后不会拍了。”尹子雄笑道,然后掏出烟,给吴京丢了一支。

  “这部电影其实挺好玩的,这么说吧,这部电影用主角的话来概括,应该是这样的:

  ‘我叫约翰·吴,上一集中我老婆死了,我的狗也被黑帮老大的儿子给弄死了,所以在上集中我为了给我的狗报仇,杀了黑社会全家。

  在这一集中,我又养了条新的狗,我是一个想退休的杀手,小刀会里人人都认识我。

  我是十六国混血,我能说英语俄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还会美国手语,我比年轻的时候胖了点,胡子多了点,但我特别帅特别酷特别牛逼。

  我杀了一百个人抢回了我的车,车要到2030年才能修好。黑二代用生死劫让我出山杀他亲妹,我不干,他把我家炸翻了,我和狗都在家里但却没有事。

  我只能答应,我用金币定制了西装,买了枪,买了超屌的防弹衬衣,我去罗马杀了一千个人完成了任务。

  黑二代用700万刀悬赏我人头,出个门被一万个人追杀,当然都被我杀了。我找了纽约丐帮帮主也是黑客帝国里的那个黑人帮忙,他给了我一只枪和七颗子弹,我杀了十万个人后把黑二代逼进小刀会总部,老大说总部禁止打斗,我管那些呢,一枪把黑二代崩了。

  黑二代所在的小刀会分会悬赏了1400万刀要我死,一个小时后我就不是小刀会成员了,我管这些呢。

  下一集我会加入丐帮杀小刀会里的一百万人,谢谢收看!’怎么样?”

  “我去,这,这太牛叉了,哈哈……”

  看看,这就是《疾速特攻》的主角自述的情节,当尹子雄这么念给吴京听时,吴京好不容易积攒出来的情绪全破功了,然后趴在那里笑了半天。

  最后知道详情的剧组其他人员也都乐不可支,然后就是耽误了半天的功夫。不过没关系,这是尹子雄计划之内的事。

  接下来的工作其实说难不难,就是事多。续集就是这样,有时候你要想让观众觉得你超越了前一部你就得找到这一部的主要特点在哪。

  观众一看就知道‘呀,又是一部杀杀杀,无非就是一个人或两个人对抗整个黑帮了,然后还打赢了剧情。’

  明明知道观众一看就知道开头与结尾了,那如何吸引观众?特点在哪?观众在看完电影后会不由的惊叹一句‘这么烂的主题,这么熟悉的套路,竟让我看得津津有味,而且惊喜不断。’

  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不仅是尹子雄在发挥所有的创造力,吴京也在想啊,他会想如果我来拍我会怎么样。

  这不仅仅是吴京也是导演的原因,而是他会是下一部的导演,他会面临同样一个问题。

  “子雄,这些花样玩起来就是太费事了。”吴京晚餐的时候坐在尹子雄面前抱怨着。

  “那是当然,镜头、打斗、场面这些东西早就是被很多电影玩烂的东西,我们要玩出花样来,不就得玩点不一样的,不一样的就代表着不熟悉,不熟悉的就要反复的去做,反复做这不就是费事么?”尹子雄吃了一口特意为他们几个中国人准备的中餐,这餐真不好吃。

  当然,比起汉堡可乐要好。

  “说得也是,当年我在香港拍电影,每个剧组都在讨论要打出什么风格,要有什么特色。但实际上该玩的打斗风格香港人早玩烂了,能有什么不一样?但实际上我们还是能玩出些不一样的。”

  “我知道,《杀破狼》我就很喜欢,凌厉简单的,而且特别的狠。对了,传言中你跟宇宙丹的那事是真的么?”尹子雄很少八卦,突然他就有兴趣的问了起来。

  “怎么?你也喜欢八卦了?过去的事提那些干嘛?”吴京没回答,尹子雄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不想回答无非就两种答案,一是真的,提起来来气所以不想提。二是假的,不屑对别人解释。

  尹子雄觉得自己分析得很对,但转念一想自己分析是废话啊,分不分析只要真相没曝出来,那就是这两种结果啊,这还用分析吗?

  “哦,对了,不是你的《杀破狼2》要上映了吗?要不要我在微博上宣传一下?”尹子雄见聊起杀破狼这个问题他就问道。

  “当然是好事啊,那我得代表片方谢谢你,你这是要帮投资人多收不少的票房啊。不过这事不着急,还早着呢。”吴京这话的意思是你卖我这个人情,我受着很亏,因为你卖了我的人情才宣传的,那就是我欠你的人情。但事实上,我欠了你的人情但这个收益却跟我没有关系。

  这是不是很亏?但我不要这个帮忙,这要是传出去我吴京就是个很小气的人了,不顾大局的人。哪个演员不希望自己演的电影票房好?有尹子雄帮你宣传一下这样的资源,你还不要?这不是显得吴京很自私嘛。

  你看,这就是矛盾的地方。

  但混到吴京这种份上的人了,也很圆滑了,所以说的话有暗示,尹子雄听得懂那就明白,听不懂也无所谓,欠个人情就欠个呗,大不了以后自己多帮尹子雄的电影宣传宣传。

  人情是电影圈逃不掉的事情,想要避免欠人情,但有时候又想求要帮个忙。你不想欠人情,是可以的,但如果一个普通的演员,如王宝强,他想欠冯大刚的人情吗?肯定不想欠,这样的人情他还不起。

  但为了不欠人情不去演他的戏?这是崛起的好机会啊,有几个人能放得下?所以,你不想欠也欠了。

  这样的事很容易在娱乐圈发生,别人成了你的贵人,领路人,同时你也会成为别人的贵人,领路人。

  正因为娱乐圈的人知道这里面的人情之贵重,所以不想轻易的欠人情。

  尹子雄能不明白?

  “行吧,那我知道了。”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与纽约地铁的两场对战戏是这部戏的重中之中,看点就在这几场大戏中了。

  所以尹子雄他们最开始拍就是这两场戏,为什么先难后易?前面有介绍过了。第一大场面的戏会不那么重视表演,第二先难后易容易磨合剧组,第三把难的先拍了后面的戏会拍得更从容。

  其实像吴京他们这种动作演员真不容易,看着吴京受伤了好几次,看着尹子雄都揪心,但吴京却像没事人一样揉一揉,擦点药,继续来。

  看得小王小曾在旁边都是蠢蠢欲动。

  “怎么,看得你们两个都想上去露一手了?要不我加两个角色,你们两个去演一下?说不定以后走上了功夫明星的路了,不用做保镖了。”

  尹子雄笑着说道。

  小王小曾两人心动的对视了一眼后,再看了旁边两个明显也心动得不行的高鑫莲与尚娟娟。

  “不了,老大。听起来很心动,但是那不是我们想要的生活,我们这样子挺好的。”

  “哦?会不会被你们的女朋友骂你们没有上进?”尹子雄很是意外,虽然调侃着小王小曾,却眼睛看向高鑫莲与尚娟娟。

  “什么是上进?赚更多的钱?变得更有名气?那我觉得你是最不上进的一个。你明明可以跟那么多的亿万富豪一起开公司赚钱,还有那么多的关系可以用,偏偏自己就弄家小公司,还不涉及太多的业务。”

  “至于是每天忙得不见影的上进重要,还是陪在身边重要,我相信我女朋雄能够理解我,至少我们现在不缺钱花。”

  小曾无所谓的说道,看了眼尚娟娟,然后几人都笑了下。

  这是很有道理的话,这里面几人对钱好像都不怎么看重,要不然以他们的能量可以赚比现在更多的钱。

  两周之后,转移阵地,去了加拿大的蒙特利尔,电影最后会在罗马杀青。早前按照尹子雄计划,是罗马杀青之后回中国拍戏的,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嘛。

  事实上尹子雄在蒙特利尔才拍了三天的戏,他就收到了《时代周刊》寄来的杂志。

  嗯,照片很帅,采访也中规中矩,没有添油加醋,尹子雄扫了一眼就把杂志给丢一边了。

  但最新《时代周刊》却在电影圈发了酵,起了风。

  各地的舆论关注点不一样,比如美国的舆论就关注着尹子雄关于中美民众对政治关注度不一致的看法,以及关注电影未来发展的看法。

  关注尹子雄对于政治方面的有少部些人甚至认为尹子雄切中了美国政治的要害,真正的民生没人关注全在关心那些不着实际的权力。

  其实反对尹子雄的人也不多,因为尹子雄的言论并不能让整个美国引起大反思,毛毛雨而已,美国每天有多少学者、政客发表着各种言论以求来吸引人们的眼睛,捞取自己的政治利益?

  所以,他们也习惯了。

  但这篇采访在国内与亚洲范围还是引起一定的讨论的,比如很多人第一时间去看了《蜀山传》,也有一些敏锐的商人开始在网上大肆的购买仙侠的版权,结果这些商人却发现好的基本上被世纪光影买走了。

  当然也有记者去采访徐克,才一天网上就曝出了徐克的采访稿。

  “徐克导演,尹子雄导演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极力吹捧你的《蜀山传》,说《蜀山传》满足了仙侠电影的所有要素。请问你怎么看?中国的仙侠电影真的能成为一个新的电影门类吗?”

  “那篇报道我看了,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了不得,能够结合大势来分析问题。他说得没错,当初我拍《蜀山传》确实是出于开拓新门类的想法的,我感觉到了中国的武侠电影走到了一个瓶劲,而且功夫片雷同的太多了。”

  “在那种情况下,我觉得武侠的上一层是仙侠,于是我就写了《蜀山传》这个剧本,然后说服了投资人们来拍这部电影。可惜的是,这部电影并没有达到预期。”徐克无不遗憾的回答,看他唏嘘的样子,往事不堪回忆啊。

  “尹子雄导演他说他会拍仙侠电影,像你这个仙侠电影之父会重操旧业拍仙侠片吗?”

  “嗯,现在不清楚,应该会吧。现在还不知道,等有了合适的故事与想法自然而然的就会去拍。”

  ……

  然后就是徐克关于仙侠电影的一系列的回答,徐克其实也没有确定要不要拍仙侠片。

  然而网上的网友却讨论得很兴奋,觉得仙侠电影将会是中国继功夫片之后开辟的第二个门类电影,然后讨论哪部仙侠适合拍成电影。

  这一下子火了起点的仙侠,读者纷纷来支持、争论,其中呼声最高的是《诛仙》!

  虽然网上讨论声大,但是却没有一个影视公司透露出什么要立项或预计要拍仙侠电影的。

  这跟尹子雄想的一模一样,没有成功的案例谁敢玩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