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09【中国的吉普赛人】

作品:重生之我是王满银|作者:七月的暴风雪|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9-15 10:15:48|下载:重生之我是王满银TXT下载
  “所以那口井现在打成了吗?”

  对于魏王山那口井,王满银的前世记忆里,留存的印象其实也不多。

  毕竟同时期整个石河子村打井的地方太多了,他也不可能将每一口井的情况都记下来。

  “成倒是成了,但我们想结到拉水钱,恐怕不太容易”

  谢鹏辉继续说道。

  “井队老板手里好像没钱,我们这些司机这几天都去结过几次钱,最后愣是一毛都没拿到”

  对于这种情况。

  王满银并不意外。

  他们这一带,搞打井队的人同样有很多。

  这里面以河南、山东人居多,本地人也有不少。

  但不管这些人来自哪里,并不是所有人都实力雄厚。

  换句话说。

  在那些打井队老板里面,同样有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

  也同样有赔钱的。

  对于拉水车司机们来说。

  运气好了,前脚拉完水,后脚就可以结到钱。

  运气不好,三年两年要不来拉水钱也正常。

  别的不说。

  光是齐德胜,去年一年,就有将近4万块钱拉水钱到现在还没结到手。

  “咱们一共给那个井队拉了64车水,我算了一下,折合成钱就是8850块,这不是一笔小数目,得尽快想办法要来才行”

  谢鹏辉抠了抠头。

  三辆车从开始拉水到现在,他合计了一下,一共挣了3万4千来块钱。

  其中四分之一都来自魏王山那个井队。

  这笔钱如果结不到手,那也就意味着他们几个有几天是彻底白干了,而且还折损了一些成本。

  “一会儿吃完饭,我和你去那个井队看看”

  王满银思索了一下,要钱是一方面,他其实主要想打听一下那支打井队现在的真实情况。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四哥那辆车时常还出毛病的情况下,你们一共能有3万4的收入,这已经很不错了”

  王满银看得出来,谢鹏辉他们挺尽责的,并不是拿着工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他原本以为刚开始这个月,三辆车能有2万块钱的进项就已经很不错了。

  谁成想尽然能达到3万 ,照此推算下去,三辆车一年下来应该能挣到40万。

  抛开各种成本支出,最终的净利润恐怕也在25万以上。

  毕竟,相对于别人。

  王满银这3辆车至少在装水费这块能省下不少,一毛钱不用花。

  魏王山是方圆十里地海拔最高的山。

  当王满银和谢鹏辉吃过饭一起来到山顶的井场时,天已经黑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凉意,和山下完全是两种感觉。

  井场里一片漆黑,完全就是一种半放假状态。

  看这架势。

  这个井队的老板很可能是真的山穷水尽了。

  要不然这大好时光,不赶紧搬到下一个井场继续钻井挣钱,还任然窝在这里干嘛。

  从一个井场搬到另一个井场,其实是需要一大笔开支的。

  第一就是给拉水车付水费。

  第二则就是给那些搬家车付搬家费。

  没错。

  类似于拉水车,搬家车其实也已经衍生成了一个行业。

  有些人专门买一辆卡车给打井队搬家,而按照拉的东西多少或者说次数,打井队给他们付钱。

  这个行业同样也很赚钱。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一辆搬家车每年下来所能挣到的钱其实不比一辆拉水车挣得少。

  王满银之所以没有搞搬家车,其实是因为搞搬家车比搞拉水车要麻烦一些。

  不仅对车况要求更高,而且还需要去石油公司备案,办各种手续。

  “老梁,水钱该给结了吧”

  谢鹏辉领着王满银直接来到了井队收水员所在的活动房子。

  收水员是一个四十几岁的老头,姓梁,叫梁满仓,听口音,好像是河南那边的。

  河南人号称中国的吉普赛人,几乎在中国的任何地方都有他们的身影。

  其实在石油钻井这个行业,河南人的存在感明显要更强。

  几乎每一个打井队都有河南人,那怕这个打井队背后的老板是b县土著。

  就比如眼前的这个打井队。

  按照谢鹏辉下午的说法,这个打井队的幕后老板其实就是b县土著,而且还好像不是一个老板。

  “俺得个娘哎,你怎么又来要钱了,我给你说,现在真的没钱”

  看到谢鹏辉。

  梁满仓倍感压力,满脸皱纹,一口粗厚的河南话直接就飙了出来。

  很显然。

  谢鹏辉这段时间没少来要钱。

  “没钱总该要想办法啊,你们这样一直拖下去也不是个事”

  谢鹏辉对梁满仓的态度很冷淡,之前王伟彪和佟亚东发生口角,多少也和这个梁满仓有关。

  这老小子当时要公平点,佟亚东也不敢公然插队。

  如果他没猜错,平时肯定没少拿佟亚东的好处费。

  佟亚东那种人,老实挣钱做不到,但勾连拍马,还是很在行的。

  “我只是个收水的,能想什么办法,我说没钱,你要是不信,那就直接去找老板,反正老板今天正好在”

  梁满仓指了指门口斜对面不远处一个活动房子说道。

  其实每天都要应付谢鹏辉他们这些要钱的拉水车司机,梁满仓也很憋屈。

  “老板在?”

  谢鹏辉抬头看了一眼王满银,这倒是一个意外消息。

  “在啊,中午刚到的,不过你们去找他也没用,真要是能想办法筹到钱,我们也不可能继续这样摆烂”

  梁满仓摇了摇头。

  别说是谢鹏辉他们这些拉水车司机结不到水钱了。

  他们这些打井工人,去年的工资到现在还有一大部分没发呢。

  他们也已经很长时间没拿到钱了。

  为此。

  这两天陆续有不少工人离开。

  这其中大部分都是来自河南、山东的外地人。

  没办法。

  他们背井离乡、不远千里的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挣钱。

  总不能一直陪着老板摆烂吧。

  都说石油工人辛苦。

  但其实大家不知道的是,对石油工人们来说,最幸苦的并不是没日没夜的井上作业。

  而是幸苦了好长时间,最后却连他们应得的工资都拿不到。

  其中滋味。

  只有真正经历过才能明白。

  “大叔,你能给我们说说这个井队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老板突然就没钱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王满银随即找个板凳坐了下来,顺手又给梁满仓递过去一根烟问道。